有点文化

隨著臺灣逐步邁向超高齡社會,許多熟齡者退而未休,精力充沛的學習,勇敢無懼的探索,不斷用行動實踐人生哲理,參與公共事務並渴望用不同的方式,依然對社會做出貢獻。 然而,針對熟齡者為主體的傳媒平台並不多,操作介面也未臻完善,許多網路平台的使用介面,對熟齡者仍有使用上的技術門檻,錄製或收聽廣播節目的線上工具也尚未普及;雖然電視或網路上能找到不少給熟齡者的閱聽內容,但扣除健康醫療領域,資訊廣度遠遠不足應付熟齡者的多樣化興趣。在這樣的時間點誕生了「有點熟」計畫,以「創意高齡」為概念核心,企圖打造一座以熟齡者為主體的雲端電台,利用能迅速拆裝的野營帳篷做為錄製節目的廣播基地,在公共空間定時進行游擊錄音,製作各類符合熟齡需求但仍尚未被碰觸的帶狀節目,並讓熟齡者能大量參與節目企劃及錄製過程。 要養成一個習慣,必須先創造一個需求。聽覺是人類認識世界的第一印象;利用雲端電台,讓熟齡者能找到所需要的各式生活資訊,並讓熟齡者與社會產生更深遠的聯繫。

教育部青年發展署108年青年社區參與行動2.0_有點熟游擊廣播電台_長片

@ 2019-12-02

小學三年級,作業題目是我的家人, 家中只有爺爺,四川老兵,愛吃辣, 我請他跟我說他的人生故事,三四百字的作文而已, 我想趕快把漂亮的字寫在我漂亮的作業簿上。 打完躲避球回家去他房間,我發現他寫了好幾張A4, 說給我聽的時候,他抱著頭在床上哭了起來。 那是我唯一一次看老人哭。 後來,七十幾歲爺爺開始寫自傳, 到臨走前仍不斷修改; 在他的葬禮上,我朗讀了自傳的某幾句話, 突然覺得其實我很愛老人, 也許因為小時候都跟爺爺相處吧。 採訪寫稿了十幾年突然想幫老人寫自傳, 去了幾間安養長照看護機構, 聽了失智長者每天說同一件事, 取得信任的過程非常費心耗時, 看不見商業模式於是計畫不了了之, 但始終掛心著老人這件事,想用我的專長去做做看。 於是,籌備許久的熟齡podcast正式上線了。 邁向超高齡社會的臺灣, 青壯年對長輩有著某些刻板印象, 也許是政治觀的、生活觀的、價值觀的刻板印象, 但當我們青壯一輩熟成後要面對的是高撫養比的社會, 我們想要過怎樣的老年生活?能不能多了解長輩一點? 了解以後,說服會不會變的比較容易? 理解之後,是否才能達成真正的溝通? 能不能讓藝術、文化或類似的東西介入熟齡市場? 現在做的一切,也許是為了未來的父母, 更可能是為了三十年後的我們。 現在,雖然時常可以看到許多熟齡朋友到處趴趴走, 但也有許多因為家庭、身心狀況, 或因為各種原因足不出戶的憂鬱熟齡朋友。 以前我是憂鬱少年, 我不想當憂鬱中年,乾脆直接跨到憂鬱老年。 在熟齡人口憂鬱症比例越來越高的現在, 決定利用我的興趣好奇與熱情辦一個線上廣播電台, 讓那些無法出家門的熟齡朋友有接觸世界的管道, 甚至起心動念想來上節目。 感謝表演藝術雜誌這十多年來的栽培, 讓我發現自己其實略懂採訪; 感謝北美館前年的廣播劇邀約, 讓我開始了解錄音相關的流程; 感謝小豪哥以霖哥IGGY哥的疑難雜解, 讓我發現當個播客其實不難; 感恩諸多山友推坑, 讓我不小心發現帳篷原來可以變成游擊電台; 感謝七分熟工作室凱特,告訴我創意高齡這件事, 她也是我們最好的夥伴; 感謝爺爺, 和我身邊的老家人們。 「有點熟」 因為有點熟又不會太熟的人生狀態也許是最好的, 身體成熟了但心靈仍然保持青春的活力與熱情; 「游擊」 因為我們用帳篷的形式游擊全台各地公園錄音, 收集各種熟齡故事, 也歡迎那些無法出遠門上節目的長輩, 走到自家門口的公園,跟我說說您們的故事。 如果哪天妳你被某個故事打動了, 那是我最開心的事,就跟導戲一樣。

教育部青年發展署108年輕年社區參與行動2.0_有點熟游擊廣播電台_短片2

@ 2019-12-02

電台第一位正式受訪者楊young楊美麗姐姐的廣播故事。 楊姐姐是我們在大稻埕藝術節認識的前輩,退而不休,永遠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young姐熱愛化粧、扮裝、做衣服,每年固定參加大稻埕藝術節的遊行踩街,把自己跟身邊一同參與的親朋好友精心打扮一番是她最快樂的事。 小時候家裡窮,愛畫畫的young姐很年輕就踏入職場,把興趣擱置一旁,孩子長大之後她才走出家門,讀實踐大學服裝設計夜間部,去婚紗公司工作,成立自己的工作室...,讓我們一起聽聽楊young姐姐的故事吧!

教育部青年發展署108年青年社區參與行動2.0_有點熟游擊廣播電台_短片1

@ 2019-12-02

紀錄有點熟游擊廣播電台游擊帳篷在大安森林公園的搭設與拆除過程,搭設約15分鐘,拆除約10分鐘。 通常,來到大安森林公園後優先尋找較乾燥的草地,確認無風無雨,附近也沒有太多玩耍嬉鬧的孩子,降低任何可能製造突如其來巨大聲響的不可控制因素,以追求錄音品質。接著,便秉持快閃游擊的特質,迅速的搭建電台。 關於游擊,有個小小的收穫是,因為通常只有個人單獨行動,如果搭好帳篷和裡面較為昂貴的錄音器材,出去攬客或上廁所都有點不方便,所以最好搭設離公園廁所較近的上風處!

【有點熟游擊電台】游擊連載_11集

@ 2019-11-25

接觸了超過五十位樂齡長輩,幾乎無差別的搭訕閒聊做田調,逐漸發現自己以前眼界之狹小之侷限,該說不食人間煙火或同溫層過厚呢。不食人間煙火因長期從事藝文領域工作,接觸的人也多以青壯年自由業的藝文工作者或愛好者居多,早已習慣忽略世上其他面容長相喜好的存在;同溫層厚則利於貼標籤,尤其選戰期間,長輩很容易跟某黨某派某立場貼在一起,甚有許多不堪入目的批詞評語在社群流竄,但我心裡也擔憂這世代切割的俐落刀法會不會傷敵一百自損三千,但每人對選票定義不同,對選舉期許不同,也不便說什麼。

在訪談長輩的過程我理解了,原來「長輩」是一張我們不願費心理解所以倉促貼上的標籤,無論背後動機是什麼,政治的或個人的,我們習慣忽略非我族類的個體性而以群體看待,圈粉或化敵都要先將個體轉為群體才能操作。但,越訪談我越發現標籤不妥,分類不細,除了老之外還有更多事情必須考慮進來。高齡化社會很多家庭是老人照顧老人,沒失智的照顧失智的,六十多歲的女兒照顧九十多歲的爸爸,下面孩子還在M型社會載浮載沉,自己的房貸繳不完還得順手幫兒女付頭期款。戰後嬰兒潮世代只要肯拚又守財,很容易在房產制霸的當今社會過得衣食無缺,但其實大家也擔心如果突然周遭親人生病了,住院、看護、照料加上台灣有名的超長期臥床時間,開銷可觀,也難怪老人會被冠上「保守」甚至「貪婪」的標籤。

訪談許多長輩,以前聽人說老來怕病,有的長輩很健康卻怕老怕病,有的多病纏卻依然活動力十足,有的隨時在改寫遺書,有的根本不去想「死亡」這件事。以前聽人說男生喜好自我挑戰不愛社交,女生喜好參與活動不愛運動,但採訪這麼多長輩幾乎打破這刻板印象,男生學樂器愛畫畫有,女生跳舞爬山也有。比較明確能下分類的反而是退休前的職業,若是軍公教退休,大多和職場時認識的同學、老師或同事組團,活動也多以旅遊、爬山或聚會為主。軍公教退休人士參與社區大學課程比例也較高。若是從商界退休的,無論是創業老闆或白領管理層,大多嗜好從事目標明確且具挑戰的活動,其中許多甚有再創業的打算。舉例來說,同樣是書法,軍公教退休長輩第一想法是去上課,董事長退休則說要自學,「上課太累了啦而且想做的事還很多,沒時間」。

訪談的每個故事都讓我們感動萬分。當然,許多人共同談及的主題是政治,這也是我們事後剪接的挑戰,不希望節目參雜政黨偏好或太過偏激的政治談話;但訪談後反而顛覆以往「長輩愛聊政治」的偏見,我發現其實無論年紀,人都愛聊政治,聊的方法也一樣是在同溫層裡聊,只是年輕人較少時間碰面也較會使用社群平台,喜好在網路上獲得關注或互動;長輩空閒聚會時間較多,自然較多當面談論政治話題的機會。撇除政治話題,這段時間的訪談聽到太多太多感動或驚喜或讓人對熟齡改觀的故事,也讓我們更覺得應該持續將這計畫進行下去,讓它開花結果,長成該長的樣子。

【有點熟游擊電台】游擊連載_10集

@ 2019-11-25

化挑戰為機會
節目錄製至今,接觸的長輩大多熱情以待,時常受到「終於有年輕人願意關心我們」「這樣的服務應該更多」等令人受寵若驚的鼓勵話語;但困難挑戰亦有,拘謹回絕的長輩也不少,更大部分的挑戰是來自「游擊」這部分。

也許因藝文背景,初次離開廳院走入社區,將群眾互動或參與的狀況設想太過理想,覺得帳篷應該能高朋滿座,路人應該都會駐足圍觀。事實上,在公園的游擊的確獲得不少關注,但大多路過探問就走,也許對「踏入一頂帳篷」這件事並不那麼放心,也或者對活動內容並不感興趣。其次,公園大多人都是去運動或有其他目的,要請對方打斷原有行程停下來錄音也頗有難度。到後來,原定的游擊隨機訪談變成了先利用帳篷吸睛搭訕、認識了樂齡長輩後,約定下次再來錄訪。另外,我們也試著離開公園到大安區其他樂齡人口聚集地,比如國宅或里民活動中心並向管委會或里長辦公室當面遞送企劃,不過大多石沉大海沒有回應。

最後,錄音至今發現有意願、有敘事能力並有故事可說的長輩大約是9:1,也就是街訪十位長輩中,大約僅有一至兩位可提供得以剪輯上傳的音檔素材。而游擊所必須面臨的隨機狀況比如錄音中途錄人前來詢問、突如其來的造勢活動、突然有人在割草或突然颳大風等不可預期因素,都是游擊的挑戰。

綜合以上,游擊,是本計畫難度最高的部分,也是慢工出細活的考驗,但考驗就是機會,我們會持續將游擊的挑戰轉化為創意升級的養分。

 

【有點熟游擊電台】游擊連載_09集

@ 2019-11-01

最近在擬一份向大安森林公園公園管理處提出合作申請的企畫書,
原來,若要在大安森林公園搭設積較大或有在地上打釘扎根的帳篷,
都要提出申請,但像是單人帳、臨時帳、野餐帳等則不在此限。

搭帳篷需事先申請審核,除了尊重公園屬於公眾之使用權利,
環保、護樹、美觀等等的原因也是考量;
另外比較特別的是,選舉前的風吹草動都會引起緊張,
「之前某公園有人搭帳篷抗議,一抗就是幾百天...」
「怕別人看你搭帳篷也想跟著搭,最後一堆帳篷...」
「X黨以為你是Y黨來搭帳篷,跟著搭,然後Z黨輸人不輸陣也來搭...」

大家七嘴八舌說著各種苦處和理由。

生活無處不政治,只能順勢而為,向園管處提出合作案申請,
或許能促成安森作為公眾之園更多的活動可能!

「我會一直打扮,直到最老的那一天」

照片裡是美麗姊。

以美麗自稱,並非自傲美色過人,而是自認天生不夠麗質,
後天更要努力裝扮自己,讓自己靠近美,成為美。

美麗姊熱愛各類文藝事物,尤其畫畫、跳舞、唱歌和打扮是最愛。她是臺北市大同區人,74歲。自幼愛畫,特愛畫明星眼神,認為眼神可以代表一個人的靈魂狀態。前陣子辦聯展,觀者從畫中人眼神能辨識是美麗姊的自畫像,
「但怎麼跟妳那麼不像?怎麼畫得那麼美!」
「這就是我愛畫畫的原因啊!可以把不滿意的事物修飾成我滿意的樣子」

自幼家貧,小學畢業就出社會工作,直到四十多歲才去考實踐大學服裝設計夜間部,做衣畫畫都是她的最愛,五十多歲去婚紗街應徵助理,六十多歲開個人工作室。領了老人卡後心臟病也找上門,力不從心上不了班,依舊渴望發揮才華的美麗姊發現自家附近竟然有開放不分齡走秀的大稻埕藝術節。她號召三五樂齡老友一齊踏上夢想舞台,幫大家做衣服擺姿勢,臉書盡是街拍照片。

「雖然我們都七八十歲了,依舊對『美』有那麼熱烈的渴望,那麼想要學習。只要打扮了,別人也看不出我的年紀,我覺得很好,誰說老就不能打扮?誰說老就不能追求美?我知道自己有心臟病,更要把握時間去發揮自己,去學習我想學習的事直到最後一天。」

【有點熟游擊電台】游擊連載_08集

@ 2019-10-16

假設將55-65稱作樂齡,65以上稱作熟齡,想來探討一下熟齡性別尤其男性的議題。

 

電台訪錄到現在,發掘女性普遍較會安排生活閒暇也喜好社交群聚。無論藝文展館的工作坊、社大的課程或公園免費的健體健身活動,都能看到姊妹淘成群結隊報名參加。訪談中聽好幾位大哥不約而同說,「我太太一講電話就兩三小時,跟姊妹在那講買衣服的事、講小孩的事,每天講差不多的事但幾乎天天都能講」,這或許也能解釋為何女性平均年齡較高的現況—女性從事的活動較無競爭或比較性質,更重社群及人際聯繫,也透過不斷分享、述說生活經歷或觀點,讓負面情緒得以釋放,讓壓力得以舒張。打開兩位同齡男女的手機通訊軟體即可了解,男性時常已獨不回,女性則熱愛轉貼分享。參考針對熟齡開辦的課程也會發現,針對女性推出單堂課、額滿比例較高,因為女性行程彈性大、活動多,難以固定規律上課;男性則多表示平日生活規律、行程少,若有感興趣的課程則以系列課為優先,單堂逐次報名反而麻煩。

 

在安森,熟齡女性有各種人際組合,獨來獨往的,姊妹淘或朋友,夫妻或家人等各種組合皆可見,但男性則多為一個人或夫妻結伴,較少成群結隊。這也是現在從事熟齡相關活動時所遇見的挑戰之一。特別是65以上的熟男,幾乎是難以撼動的鐵板一塊,為何會這樣呢?

 

在訪談中我得到幾個觀察,也許並非正確答案但或許是可參照的小數據考察。首先,就生物機制來說,上年紀的女性普遍被視為無性慾象徵的慈祥和藹的姊姊,然而男性到熟齡仍能維持相當程度的生殖力。新聞也常報導年齡差異懸殊的少女熟男婚外情,尤其臺灣社會的企業主仍多為男性,正宮小三大打出手時有耳聞,也常聽大家用「用錢買真愛」來消遣或諷刺這些跨齡戀情。

 

這樣的狀況造成熟齡男性對社交活動的抗拒,更多時候是省得被質疑的麻煩。聽不少熟齡男性說當他們固定出入某些特定場所比如社大這種不限學員性別年齡的學習現場,時常被孩子懷疑老爸是否上年紀了、被騙財騙色?是否在外頭有了小三小四?孩子也擔憂是否有人刻意操作老爸的惻隱之心,並非騙色而是利用弱勢處境騙財,類似這樣的例子在訪聊中時常聽聞。

 

尤其大安區熟齡人口以退休軍公教人士居多,在外人眼中他們存款尚稱豐裕,領固定的退休金,將大半輩子貢獻給工作導致對社會許多狀況並不了解,孩子不在身邊所以也不知請教誰,男性又好面子、遇到問題時不願兔露,被網路詐騙或創業詐騙也是時有所見。於是,男性普遍參加成員多為同樣熟齡男性的、也不需長期投資的活動,比如單車,一輛單車或許價格不斐但付錢就是你的,不須擔心被欺瞞詐騙;比如攝影,既可走出戶外與人接觸但保有人際轉圜空間,想自己拍照就自己拍,不需強迫聊天。

 

再來,臺灣熟齡男性普遍對表達情緒或打開心房說心事有點抗拒,認為在別人面前坦承弱點不夠男人,因此對藝文活動或身心靈相關課程不感興趣,較多選擇動態型的社交活動比如單車、騎車。然而,身體會不可逆的退化,當身體逐漸無法負荷這類運動時,心靈的運動其實同等重要。另外,男性在退休後容易時常在腦中做一生總整理,懷疑「就這樣嗎」,對退化的感受明顯,也較容易意識到衰退或死亡將近,導致熟齡男性普遍不願學習花較多時間才能上手的學問或才藝,比如樂器,常聽到「學會了我可能都要走了」這類的負面用語,也有許多人提到樂器初學者演奏難以入耳,想練就得出門練,有時身體不舒服懶得出門,最後索性就放棄了。

 

男性的競爭本性也是觀察到的一個重點,當然,競爭也是促成人類進步的動物本能,但若熟齡社交活動並為因此設計細節,很容易因從政治立場、家世背景、退休前的職位或收入、兒女求學求職順利與否、車房錶林林種種都會造成一言不合一拍即散的結果。另外,熟齡男性也時常「想貢獻、教學或與晚輩分享的念頭,大過向晚輩學習或請益」,原因代言就但的確常聽熟齡大哥表示對去社大上課、去學習新事物沒興趣,一輩子當主管、退休後更想把一生經歷傳承出去。另外,目前熟齡世代的男性普遍很年輕就離家工作,整個青壯年都在打拼養家,缺乏對自身興趣的探索或對嗜好的培養。雖然退休的同事會約爬山唱歌等活動,但若對這些活動不感興趣則幾乎沒有其他休閒,另外一直跟同一批同事聊同一些話題也會膩,無可避免的這些同樣是熟齡的同事人只會隨著時間過去人越來越少。

 

這些,是目前觀察到的一些熟齡男性的速寫。並非全貌,不能代表所有熟男,就算粗略用65歲以上去區分,但每個人都不盡相同,無法倉促亂下定論,只能盡量就線索推理。得以確定的是,青銀共創或共好絕對有其必要,無倫熟男是待開發的藍海市場或無法撼動的鐵板一塊,邁向超高齡社會的臺灣遲早要面對越來越多的熟齡議題。我們現在嘗試做的並不只為了目前65以上的熟齡,也為了較容易促成改變的55-65前熟齡做準備,更為了三四十年後成為熟齡的自己。

【有點熟游擊電台】游擊連載_07集

@ 2019-10-16

熟齡、樂齡與五年後的超高齡社會

當我們討論高齡,時常想到的是白髮斑白可能柱著拐杖,對手機等科技產品完全不了解只會看政論節目跟連續劇的長輩樣貌,然而,在做電台這些日子我發現,對所謂高齡世代的區分其實可以更細緻。75以上是老齡,兒孫都在外工作不在身邊,必須依靠安養長照機構或看護協助照料生活,生活行程規律且固定,較不容易負荷大幅度的生活樣貌改變。65-75是熟齡,夾心餅世代,一邊協助兒女照料孫輩,自己的父母也許仍在世需要照顧,老年照顧老年是台灣目前的常態。體力稍嫌退化,開始意識到衰死議題,老年憂鬱症好發族群。55-65泛稱樂齡,也許剛退休或屆退,體力尚未退化太多,也還算健康能自己照顧自己,口袋裡有些存款可能想投資想創業但不知從何下手,願意積極嘗試各種新的可能,也是目前臺灣收入及存款最多的黃金世代。

而我們想觸碰的、想企圖改變的便是這黃金世代,或五年後會成為黃金世代的前黃金世代。這個世代完全不是我們想像的高齡樣貌,他們善用手機,會玩線上遊戲,教育程度普遍較高所以也懂得篩選自己接收資訊的管道。他們願意花錢享樂嘗鮮,也願意一擲千金讓孩子受良好的教育。他們懂得安排工作與假期的平衡,也渴求學習新事物、希望在人生剩下的三四十年內能有第二甚至第三波生涯高峰。

做高齡議題途中會碰到許多問題,也許跟醫療有關,跟社福有關,跟大眾運輸工具有關,太多太多問題沒有藥到病除的解答。曾在某次電台訪錄聽一位大哥說,「我們這一輩是這樣,教養孩子越成功,孩子離身邊越遠,遠到中國、到美國去。我們年輕時努力打拼把孩子送出國,現在孩子努力打拼請外籍看護帶我們看病。」聽一聽其實滿鼻酸但也無法做什麼,這樣的照護廠景未來只會越來越多。若現在不做些什麼,五年十年後絕對會是我們青壯一輩的壓力吧。我希望能藉著電台,藉著將從事多年的創意工作所累積的經驗人脈注入高齡領域,激發更多青銀共好的可能。在這凡事都談「創」的時代,讓抱著想創造人生第二波高峰的熟年遇見初次創業的青壯年因「創」而相遇,也許能讓我們為可預見的超高齡社會到來多做一點準備。

【有點熟游擊電台】游擊連載_06集

@ 2019-10-03

基礎設施到位,裝備暫時齊全,持續錄製中。

感覺這會是至少兩年才能看到成效的計畫,當節目量累積到一定程度、當手機操作的介面開始為熟齡族群而設計、當有越來越多針對熟齡開發的應用程式出現...,屆時,以熟齡為主的自媒體平台應該也會興起吧。

目前我們能做的就是不斷累積節目內容,找到適當的「說故事」的方法,將我原本在劇場所學轉到電台所用。目前我們節目分為五大類別,分別是:

第一類、熟人/說記得的事
邀請熟齡一次一人以獨白形式說自己人生的一段故事,有配樂和前導主持人。

第二類、熟事/說關心的事
針對熟齡關心的主題,邀請一或多人對談。有主持人,類似一般常見的電台節目。

第三類、熟地/說土地的事
以每次游擊所在地點為主題,可論述可敘事可諫言,會是多段獨白的集錦,有前導主持人。

第四類、熟惱/說煩惱的事
熟齡負能量,以獨白形式說那些平常說不出的事。需主持人及配樂。

第五類、半生不熟
以隨機游擊的無人電台為形式,在公園搭設臨時電台並放置題目,讓路人針對題目隨意發表想法。之後再由節目部剪接特製,並邀請音樂家製作配樂。

【有點熟游擊電台】游擊連載_05集

@ 2019-09-03

設計一個樂齡者便於使用的介面平台

有點熟電台的目標族群鎖定在樂齡,為了解此目標族群的使用者行為習慣,比如—

他們對於數位介面的使用習慣為何?
偏好的字體大小?
偏好的顏色系?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偏好?
看到手機介面習慣往左還是右滑?
看到圓形還是長方形的區塊會認為是可tap的按鍵嗎?
對於可能有老花、白內障的熟齡者來說,
眼睛長時間盯著亮晃晃的手機螢幕跟聽聲音相比,比重如何調配?
數位電台的內容又該如何企劃編輯才能符合他們生活上的需求?
每集播放的時間設定在15分鐘適合嗎?

於是,我們拿著初次設計的原型(prototype)介面給樂齡朋友們使用,有以下幾個收穫。第一,年輕族群對坊間常用的APP軟體像airbnb、skyscanner、facebook、Instagram等…已經很熟悉了,對於這些APP通用的符號所代表的意義也不陌生,很容易將愛心連結到like或追蹤、將標籤連結到收藏或編排、將放大鏡理解為查詢、小房子符號則是回到首頁。但,對於樂齡朋友們來說,他們較熟知類似LINE的介面所呈現的icon,比起打字跟按愛心,他們習慣以emoji表情符號回應心情;比起以圖像icon顯示功能,他們更依賴以文字來理解此按鍵功能。第二,在手機介面上,字的大小有限,單一介面若是置入太多功能鍵,反而容易被忽視。第三,輸入打字對於他們來說也是相當吃力的事,他們更偏好以手寫方式輸入或是透過語音就能操做。

透過訪談與資料收集,朝向創建電台的線上平台又悄悄靠近一步!

【有點熟游擊電台】游擊連載_04集

@ 2019-09-03

游擊裝備介紹

為了使來錄節目的電台貴賓樂齡朋友願意在炎熱的夏天進帳篷跟我們聊聊,
我們特地挑選了四面通風,一面可全開的客廳式帳篷,
另外也準備了小桌子、小椅凳、軟地墊等道具,
希望能邀請大安運動公園的運動樂齡人士進棚哈拉。但,幾次測試發現,
長者的腰部通常不適合久坐,尤其越矮的椅子對他們來說起身更是困難,
因此當他們坐著小椅凳錄製節目時,常常坐到腳麻;
如果是席地而坐卻沒有提供腰部支撐枕,坐不到10分鐘就會用雙手撐著小桌子,
並因坐骨神經開始痠痛而不斷變化坐姿,間接地影響錄製時的心情。

因此,最好的方式是能提供有靠背、椅高適中的登山椅。
為什麼說是登山椅呢?因為我們發現,比起折疊椅,
能夠迅速拆解所有支架的登山椅更能符合我們游擊電台快搭快拆快閃游擊的特性。 

走進大安森林公園雖然綠意盎然,但夏日的太陽依舊令人卻步。
除非是帶著目的性前來的人,像是來公園跑步快走、練功打拳、遛狗賞鳥、聊天約會等,
否則很少人能耐著性子坐跟陌生人聊天;
加上公園內找到插座不容易,電扇、移動冷氣的方案也不切實際,
游擊的特性更提醒著我們在帳篷道具與器材的挑選上要因地制宜。
因此,我們特地找了USB插頭、能夠擺頭的中型風扇,
讓左右擺動讓空氣更流通,在帳篷內也能享受自然柔和風。

我們希望帳篷能讓使用者覺得彷彿從公園跳進某人溫馨的家中,
於是挑選了讓樂齡朋友願意放下心防踏進帳篷與我們聊聊天的小道具—
以電池式水晶燈串裝飾帳篷周邊、進帳篷前就遞上草編棉麻拖鞋讓他們替換
錄製節目時能享用清涼檸檬水或退火降暑青草茶的原木杯跟小點心
帳篷內鋪上自然系涼感地墊...

到最後,每次游擊錄節目揹著大背包出門,
看起來好像是要去爬百岳七天六夜...

【有點熟游擊電台】游擊連載_03集

@ 2019-09-03

每個人都有對公園與公園活動的想像

游擊到現在,訪談的人多了,開始有些奇妙的活動企劃。

警察退休的杜伯伯在退休前開始鑽研易經,據說許多朋友命遇難題都會向他請教,而身為開過槍帶過隊的退休高階警官,緝凶辦案追捕犯人是家常便飯,人間生死大小場景都見過了,自願來幫我們主持帶狀節目附帶帳篷周邊擺攤算易經。

八十多歲的退休高中老校長,年輕時是體育選手體格沒話說,雖年近九十但每天保持來公園至少走一大圈的習慣。校長說雖然退休偶爾仍有傳授教學的念頭,可惜沒有舞台,問我們有沒興趣每周末幫忙辦一個公園免費的教學活動,幫忙號召小朋友來上課。

 

在以物易物的手工藝匠市集認識好幾位對月桃編織、廢棄物再造手工藝品頗有興趣或已有研究的樂齡朋友,認為帳篷周邊似乎可以搭配手工藝交流的攤位。另外,也與藝術家打造的藝文展演空間「話鼓電台」交流,他們也在進行偏藝術領域的電台節目錄製計畫,或許未來可以讓樂齡長輩客座游擊去當一日主持人,體驗室內錄音室的感覺。

種種提議不一定全能實現,但每個人對帳篷周遭該舉辦哪些活動都有獨特的想像,或者說,因為每個人有不同的專長與歷練,儘管人生下半場已經開打,仍想換個方式持續把力量與想法貢獻給社會、與社會上其他不同領域、年齡的人有更多的互動。重點是,大家知道我們想做的事都釋出相當大的善意與鼓勵,這點非常令人振奮啊。

【有點熟游擊電台】游擊連載_02集

@ 2019-08-06

游擊廣播電台最大的挑戰是...

 

上次說到,游擊帳篷錄音的第一個挑戰是天氣,亞熱帶海島夏日的煩惱。

為了克服困難,我們研究了許多方式比如移動式冷氣(太重了很難游擊)
買輛二手車改建成行動錄音間(好像太chill了不過日後如果想要全台巡迴可以考慮)
用加油站常用的噴冰水佐電扇(這樣要帶的東西也太多了)
最後,我們選擇了最陽春最土炮也最不花預算的方式,

早起,或者晚點出班。

目前節目錄製規劃是這樣:週間有一天是邀請特定來賓錄訪,周末游擊。
我們以大安森林公園為基地,早上七點去搭帳篷或傍晚六點,如果沒有午後雷陣雨的話。
過程中逐漸發現幾乎有些長輩幾乎每天出沒時間固定,
比如這些攝影愛好者,比如安森舞台每天八點運動的非夫妻純朋友四人組;
比如退休的國中校長,退休的大學教授;比如退休的黃大洲。

就是在他任內簽字興建大安森林公園的黃大洲,

然後我們逐漸發現錄電台最大的挑戰似乎不是天氣、不是硬體設備,
而是在聊天的話題。到底怎樣才能錄到我們想要的內容?
打開網路可以看到許多地方誌、耆老故事或生命史,
有些是圖文並茂的報導文學,也有三分鐘到十分鐘甚至更長的類紀錄片;
聽久了看多了會發現許多故事大同小異,該被挖掘的也都被挖得差不多了,
怎樣才能稍微有點新意呢?這是我覺得最大的挑戰。

第二個挑戰是,這樣的電台形式如何跟社區產生連結?

畢竟這個企劃叫做青年社區2.0,如果只是純粹游擊錄節目似乎沒有明顯跟社區的連結。
一開始,我們打算在帳篷附近配合錄節目辦活動,
但隨著採訪的人多了、認識的固定在公園出沒的長輩也多了,
突然覺得似乎可以構建一座交流才藝的平台或某種地下導覽俱樂部的入口。

起因是某位八十二歲的退休老師對我說,他其實偶爾還是很熱血想教書,
我心想,如果搭配帳篷錄節目在草地搭個臨時小學堂呢?
讓這些公園使用者成為公園活動的提供者,而不是靠我們來規劃、籌備活動。

最後,
分享一下來自大同區七十三歲自稱Young姊姊的訪談金句,

「心臟病這幾年越來越嚴重,過馬路看到小綠人剩20秒就不敢過了,回家爬樓梯到二樓就會喘,但我還是報名了拉丁舞,請老師盡可能的多教我一點。雖然體力不好學得慢,但我固定每週都去學,希望年底可以參加舞蹈班的公演。

這年紀才學舞,不期待自己變舞后,能學幾年都不知道。年輕為了賺錢過生活、放棄了很多興趣。現在只能努力追著日子跑,不斷嘗試,不斷學習。我對很多事都感興趣,在離開人世那天之前我都會繼續學習。人會老但是心要Young,看起來才不會老那麼快。」

共勉之。

【有點熟游擊電台】游擊連載_01集

@ 2019-07-07

以熟齡族群為服務對象的游擊電台正式開跑啦!

但,馬上就遇到一個炙手可熱的問題。

這個成語好像不是這樣用,但真的很熱,非常熱。當初說好的「游擊」是要用帳篷隨搭隨拆的特質搭建臨時野戰錄音室,但現在是七月的臺北,大部分都會盡量減少在室外出沒的時間,我們該怎麼辦呢...

初期游擊電台計劃以大安森林公園為基地,團隊負責人小陶子每天至少花一小時在裡面走跳探訪,認識了練非洲鼓的、攝影賞鳥的、打槌球的、練氣功的...擁有各種興趣嗜好的樂齡長輩,其中特別讓小陶子印象深刻的是黃大哥。他留著藝術家模樣的山羊鬍和白髮長馬尾,穿著吊嘎西裝褲在樹叢間穿梭拍照,主要拍的是鳥。大安森林公園另外有幾群以團體狀態出沒的賞鳥攝影團,但黃大哥不屬於他們,黃大哥是獨行俠。二十多年前公務員屆退的他,退休前幾年買了相機決定以攝影為退休嗜好,那時大安森林公園才剛落成。他腳不好走不遠,無法上山下海全台攝影跑透透,只能就近在家旁邊的森林公園拍照,一拍二十多年,幾乎每天都來。黃大哥說現在這樣的造型並不是刻意為之,而是當了被拘束的公務員一輩子,不想再被規範了,「如果以前留這樣的造型,我爸媽一定會說話啊!但現在他們都走了,我也七十歲了,沒人會唸我啦哈哈哈」。

帥氣的黃大哥講到一半,老婆來電,幫他買了便當放桌上,拍完照回家記得吃。

「大哥,你在公園拍這麼久,根本可以帶導覽了吧!」

「不行啦我不會講話,口才不好」

「二十年來公園的鳥有什麼變化嗎?樹長大了,鳥應該變多吧?」

「其實變少了,尤其這幾年少的特別明顯,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前幾年南臺灣登革熱疫情嚴重,臺北有所警覺、開始大量噴藥,蚊蟲吃了藥之後又被青蛙、老鼠吃掉,青蛙、老鼠又被鳥吃掉,一環扣一環;本來只是毒蚊子,最後整條食物鏈都有毒,一個個消失不見了。其實很矛盾啊!以前我站在這拍照,只要一分鐘不動,整隻手腳都被小黑蚊咬,癢得要命,根本無法對焦拍鳥;現在小黑蚊變少了,拍照不會癢了,但要拍的對象也不見了...」

這是什麼饒富哲理的警世預言,這黃大哥該不會是黃石公吧。

照片是邀請幾位之前在國家兩廳院舉辦的樂齡活動中認識的、喜愛表演藝術的兩位姊姊來試錄,有說有笑一個愉悅的早晨,得到了不少溫暖鼓勵和貼心建議。接下來也會持續邀約長輩進行訪談與試錄,準備推出正式版的游擊電台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