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埔風土採集實驗室

本計劃以收集新埔家庭餐桌上的記憶與技藝爲核心的概念,一方面透過記錄這些食譜保存關於新埔家庭中的料理「技藝」,並透過深度訪談的形式收集各種關於「家」的記憶。另一方面,也透過重新整理這些記憶/技藝,將之爬梳編輯成爲吸引人、符合現代生活節奏的料理故事書,讓這些技藝及記憶能有更寬廣的傳承可能。 同時也嘗試將整理這些記憶/技藝的過程中所得到的材料,轉化爲可以爲遊客帶來體驗、爲當地居民帶來收入的觀光資源。探索將日常生活中看似微不足道的細節,轉化爲地方創生資源的可能性。最終希望能打開更多年輕人下鄉/返鄉的道路。

活動花絮:跟著小花妹逛市場

@ 2019-11-30

活動花絮:如果讓我來辦茶花宴

@ 2019-11-29

新埔技藝/技藝採集計劃活動總結影片

@ 2019-11-29

null

End of a Journey, Start of a Journey.

@ 2019-11-25

今年的計劃隨着茶花宴的落幕,也進入了尾聲。在這過程中其實充滿了意想不到的發現,也面臨了很多一開始所從沒想過的困難。

這其中當然反映了將原本存在於腦中的糢糊概念實現時,所不得不面臨的各種想法的梳理、現狀的對照與調整。但整個過程當然是收穫滿滿的,抓到了更多關於飲食作爲文化資產的內涵、條件與限制。認識了樂齡中心大哥、大姐們的手藝,再次見到了他們好學、熱情的一面。

但在最後這個結尾,或許還是不得不提我們在找資源進行這些社區事務時漸漸開始產生的疑問:下一步究竟該何去何從?

「地方創生」當然是近幾年講到社區、農村最熱門的關鍵字,是社造的下一種形態,是臺灣農村問題的萬靈丹,我們幾乎出現了一種錯覺:只要我們想辦法找到一種經濟的形式將地方「創生」了,臺灣的城鄉問題就解決了。

但事實上,在我們看來,至少我們身處的新埔社區,其實還是站在一個需要選擇優先順序的處境,究竟是該先凝聚社區內部的共識、願景,還是想辦法儘快的吸引外來的消費,儘快的透過增加經濟活動來維持活力、留住年輕人。這兩者其實同時都是我們在講地方創生時會接觸到的內涵,也在某種意義上互爲表裏,畢竟唯有一個有共通願景,能夠共通發展出特色的鄉鎮,會有著最能夠吸引文化觀光消費的條件。

但是在有限的資源中,究竟該先做哪個?如果試着兼顧的話,又要怎麽兼顧?一如我們今年做了一些飲食文化的調查、辦了一些講座、讓新埔的阿婆帶着孫子一起逛市場、一起嘗試煮出新埔的特色是對內的培力、認識和凝聚,但是只有這些顯然是令人不夠滿足的。因爲我們還沒找到將這些東西和更大的羣衆、和臺灣的其他文化接軌、互動的方法。還沒讓其他人看到,新埔的這些特色、培力、凝聚怎麽樣成爲一種能夠展現的「特色」、一種讓新埔在現代社會有話語權、能夠爭取更多資源的「籌碼」。

所以M,對我們來說,下一步可以做的事情還很多,值得思考的事情則更多。這邊的結束,也只是另一段旅程的起點。

Together, We Cook.

@ 2019-11-25

如果讓我來辦一場「茶花宴」...

如果面對著來自其他地方的朋友,我們會想要怎麽用一桌飯的時間讓他們認識新埔呢?反過來說,如果要將新埔濃縮成一桌味道,我們要選擇些什麼、要訴說什麼故事呢?

這個是我們在設定今年度最後的成果展時,給和我們一路努力過來的新埔樂齡中心大哥大姐們的難題。爲了讓主題更加明確、更加容易想像,我們甚至設定了假想的宴客場地和情境:在和煦的春日之下,在新埔宗祠客家文化導覽館的庭院之中,伴着自日治時期植栽至今的兩顆魅力茶花,我們要來「辦一桌新埔的味道」。

或者說,嚴格上來說,是辦五桌新埔的味道。因爲,我們不只是要想像有哪些菜色,而是實際上要把這些菜色辦出來,來一場料理比賽。每一組無不卯足全力,從材料、調味、料理到擺盤都拿出了平常不容易看見的真本領。

菜色上面,我們看到了前菜的拼盤之中,有新埔特有的醃腸、柿餅,也有僅僅簡單調味,但是百分之百長於新埔土地、吸收了新埔的風土精華的涼拌蔬菜。在主菜之中,我們看到了陪着新埔人做月子、補身子的紅糟雞酒、看到了用新埔茶園產的茶油做的茶油雞,以及談到客家菜必不能少的醬汁收的乾淨、醬油色澤剔透玲瓏、口感鮮美紮實的控肉。當然,還有搭配著醃菜製作的醃瓜蒸魚、梅干扣肉等經典菜色。新埔氣候和乳酸菌等微生物作用之後的醃菜,其特殊的氣味、口感彷彿將來自新埔風土的滋味帶到了盤中的菜餚之中。

試吃、投票、評審,這些過程其實最終不是真的要比較誰比誰好吃,而只要讓每個參加活動的人都能夠用心的品嚐別人所做的菜餚的手段。讓每個參加活動的大哥、大姐們在料理中看到自己和別人的相同與不同,在其中看到他們所共通的根源——「新埔」,也在其中稍微窺見每個人家庭的口味、每個人自身生命長出來的故事及味道。

一桌給外地人吃的、想展些新埔味道的「茶花宴」,其實反過來也是我們對自己的認識、對新埔味道的詮釋,也許,也是一種認同、一種在地感的建立。

Food As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 2019-10-28

計劃的執行逐漸接近尾聲,幾個月間,我們辦了普查、進行了訪談、辦了講座,也辦了逛市場的祖孫活動。從各個方向稍稍的一探新埔飲食生活的皮毛。但是我們究竟想要達成什麼、願景又是什麼呢?我覺得一言以蔽之或可說是發覺新埔的飲食文化。然而,飲食文化究竟是什麼?爲什麼需要發覺呢?    

文化,是個涵蓋廣泛的詞彙,很多人會說「文化即生活」,其實相當的有道理,畢竟只有不斷的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被反覆實踐的,才說真正說著我們的故事、記錄我們存在的痕跡、呈現著我們的價值的「文化」。

但我常常忍不住想,或許所謂的「文化」其實是一種「超越日常的日常」,是一種對於日常生活的意義賦予。因爲,當我們日常在使用文化一詞時,總是有種回顧的、概括的意味。在這個意義上,我們透過將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某些特定活動、特定面向擷取出來、建立他們和我們的身份以及價值之間的關係,來型塑屬於我們的「文化」。

因而所謂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或者對照我們國內的文化資產保護法:無形文化資產),正是這個過程的產物。因此也許指定的是「地中海飲食」、是「和食」,但真正重要的不是某種食物、某種口味,而是這些食物的出現背後那一羣人的生活,以及「他們如何看待自己的生活、如何述說自己的故事」。

說到這邊,看起來好像「自覺」與否,對於飲食能不能成爲文化,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如果沒有回顧、沒有故事、沒有連結,那麼即便是飲食這樣豐富的內涵,也不過就是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浮光掠影。

因此,或許將新埔的飲食朝文化資產推進,所需要的一步就是有意識的去記錄、去連結、去描繪故事,並且讓新埔的人們也覺得自己活在這個故事之中。

但這是個說來容易,做起來並不容易的工作,畢竟如同中庸云:「人莫不飲食也,鮮能知味也」。「知味」,不僅僅是敏銳的利用自己的感官從視覺、味覺、觸覺、嗅覺甚至聽覺來感受和食物有關的一切,更是將其和情感和經驗、和人、和土地所連結。真的「知味」了,我們大概也就知道了自己的文化、知道了自己從何而來,要往何去了。

The Art of Fermentation

@ 2019-10-14

在新埔第一市場走一圈,除了每個市場一定會有的魚、肉、蔬菜等生鮮外,還有幾樣東西很常看見,一樣是前幾次進度更新時介紹過的柿餅,另外一樣存在感很強的東西大概莫過於緊緊的塞在紅標米酒的玻璃空瓶中,看起來皺皺黑黑的福菜了。

福菜大概是講到客家飲食文化最重要的圖騰之一,也是當前我們講到客家人醃漬技術時最常出現的聯想。當然這類的醃漬技術不可能僅客家人有,也不可能只有客家人的特別好吃。但無疑的這項技術、這項食物是貼近他們的生活必須的,是他們在適應生活環境時所發展出來的必備能力。

透過將蔬菜脫水、發酵,他們得以將春夏盛產的蔬菜保留到秋冬食用,並且在這個過程中發展出運用這些醃菜的料理,諸如醬冬瓜燒魚、酸菜肚片湯,以及當然不會有人不知道的梅乾菜扣肉。這些都是新埔家庭餐桌常見的料理,也凝聚了客家人在新埔落腳之前的歷史、在新埔落腳之後篳路藍縷的辛勤,以及一家人圍着吃飯、大日子要好好的宴請親友的回憶。

但是當我們開始詢問長輩們他們的醃菜是如何製作之時,我們其實往往有如墜入五里霧中,因爲我們所面臨到的諸如多少的芥菜配多少的鹽,要曬多久、曬到什麼程度等步驟,全部幾乎都是建立在一種長輩們心中「量其大約」的比例,一種完全成長於他們自身的經驗和新埔的溫度、溼度、日曬等環境互動的知識,一種「知其然」的直覺。

對於完全是門外漢的我們,這種直覺則顯得很概略、很難複製,甚至很不解,聽得過程中想得全是滿滿的「爲什麼」?而也正是這種時候,我們知道我們需要一些專業知識的奧援。於是我們在身邊的友人中找到了位在花蓮做自然農法栽培,並同時熱衷於發酵、醃漬農作物的青年農夫諮詢。和新埔居民們由和環境互動累積出來的經驗法則不同,青年農夫的知識來自於中文、日文的文獻和網路上的各種影片教學,對於每個步驟的理由、需要控制的變數有著更清晰的掌握。在他的解說之下,我們忽然看懂了新埔鎮是媽媽的每個看似繁複的步驟背後的目的,原本看起來雜亂的步驟忽然顯得井井有條。

回想起來,這個過程其實彷彿也正是我們正在進行的記憶/技藝採集的寫照。來自文獻和學習的青年農夫其實沒有在某個環境中爲了生活而製作醃菜、料理醃菜的記憶(他成長時,醃菜已經從生活的必須品變成特產品了),因此即便他在學習之下熟悉了製作的每個環節和步驟,知道了德國的、日本的、臺灣的各式醃菜是怎麽製作,但他總是好奇真正的在地人在他們的環境中製作出來的醃菜是什麼味道。而另一方面,新埔的媽媽們這些來自和環境感知的技藝看起來是如此的自然而然、渾然天成,他們用全身的感官直覺的去感受溼度、溫度,很快的可以知道究竟現在的天氣各個製作的環節有什麼要注意、有什麼需要調整,但是卻說不出更原因來,而且隨着製作的頻率越來越低、機會越來越少,這樣的知識越來越難被傳給家中更年輕的成員。

很直覺的,我們覺得自己的角色彷彿就是要將這兩邊給連結起來,讓關於發酵的食品科學知識成爲承載新埔生活經驗和記憶的基礎,讓技藝可以更容易的被再現、被理解。但是無可諱言的在這背後其實潛藏著一種不可逆的改變,一種醃菜這樣的技術其實已經沒辦法在生活中被自然的傳承,一種新埔人和新埔環境互動的方式已經出現了根本性變化的現實。

面對這樣現實,我們其實也會忍不住想,若真是如此,我們這種想要連結、想要保存、想要延續的直覺,究竟有什麼意義?我們是不是只是用自己的想像來生生的創造出另外一種其實已經脫離了地方脈絡的「文創」產物?一種對於過往的濫情?對此,我想我們也沒有真正的答案,只是我們知道,至少我們很認真的想要瞭解、學習在新埔的存在的醃菜藝術,並且很認真的思考,我們該如何去記住。

Same, Same, Different.

@ 2019-10-04

最近開始了對於新埔在地食材的再思考與轉化,當然單論料理的技術或者是對新埔滋味的掌握程度,我們團隊本身的成員大概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也因此,我們找到了個擅長家庭點心又熟悉新埔口味的幫手——李淑英老師。

李淑英老師是新埔樂齡學習中心的核心課程規劃師,擅長的是透過簡單但是美味的甜點食譜來傳達健康的飲食觀念,並且希望能讓樂齡中心的學員們將學會的甜點帶回家和孩子、孫子一起做、一起吃,來創造家庭共同的回憶。

也因此,當我們在想着要將新埔特有的食材進行一些轉化時,我們隨即就想到了淑英老師,因爲我們知道她研究出來的食譜一定是健康、簡單,而且適合和小朋友一起玩、一起做的。

本次挑選的題材是「柿餅」,我們給淑英老師的作業是做兩款以柿餅爲材料的甜點。在潛心研究兩三個禮拜經過反覆的試作之後,淑英老師約我們到她家實際拍攝「燕麥柿餅派」以及「黑糖柿餅蒸糕」的製作。

食譜以及究竟這兩款甜點吃起來味道如何,在這邊就先賣個關子,在這邊想聊得,其實反而是在試作的過程中我們和淑英老師閒聊飲食文化的點點滴滴。面對本身爲美濃客家人但是嫁到新埔二十餘年的淑英老師,我們自然的會想問問究竟她新埔的食物和她自己成長時所熟悉的美濃滋味究竟有何不同?透過比較或許我們更能將爲很容易習焉而不察焉的飲食文化勾勒出更清晰的樣貌。

在這其中我們覺得特別印象深刻的事情是淑英老師來到新埔跟婆婆最先學到的料理是蘿蔔糕和菜包(這邊也許需要特別提一下的是這邊的「菜包」並不是外頭是麵團裏面包高麗菜餡的菜包,而是外頭是米漿的軟Q米糕包着蘿蔔乾的點心,兩者的相似處大概只有一樣都是蒸的而已)。而會讓我們對這點感到印象深刻的理由是這兩樣東西在新埔的普及及日常程度讓我們有種這好像是理所當然的「客家米食」文化的一部分, 因此我們想當然耳的以爲即便是在南部,一樣有著出名粄條的美濃也會有相同的「客家米食」。

但事實證明這樣的想法是錯的,即便一樣是客家、一樣都有許多的米食,在不同地方、不同的環境之下,其實發展出來的食物也大不相同。這也再度讓我們開始反省我們在觀察和思考之時,果然要更加的小心避免太多來自印象的先入爲主,需要更細膩的去提問、觀察,若是能做到,也許就能有更多像這次這樣在想當然耳之處發現驚喜的機會。

Simple, yet Richest!

@ 2019-09-25

最近開始料理的試作,前次提到的柿餅當然也是入菜的必備食材。最先實際來嘗試的是旱坑柿餅區在劉興武大哥帶領下大力推廣的柿餅雞湯。

柿餅雞湯並不是新埔本來就常見的料理,而是源起自十多年前金漢柿餅的劉興武大哥在研究柿餅清熱去燥、潤肺化痰的特性時,無意間在報紙上看到有人用柿餅煮雞湯來治咳嗽的報導。因而開始嘗試製作,在終於試驗出簡單、美味的配方之後,「柿餅雞湯」就成了旱坑柿餅區重點推廣的菜色,也漸漸的開始進入了新埔人的生活。

雖然說在試驗的時候做了很多種不同的嘗試,但劉興武大哥最後整理出來的食譜確是出奇的簡單:「柿餅去籽後切成小塊,放入鍋中加水煮60分鐘,然後放入老薑片和洗淨剁好的雞肉,再小火煮30分鐘,用鹽調味」,就是這樣簡簡單單三言兩語就能交待完畢的食譜,煮出來的雞湯鮮甜,雞肉軟嫩,令人欲罷不能。

而在這份簡單背後,其實藏着不少學問。首先是雞肉嚐起來特別軟嫩的祕密其實和柿子一個很重要的特性——「澀」息息相關。柿子嚐起來澀的原因在於其飽含了單寧酸,而單寧酸碰到蛋白質會讓蛋白質變性,因此,當我們把柿子放入口中,其富含的單寧酸和我們舌頭上的蛋白質作用,我們就會出現「澀」的感覺。

但是若這個現象發生在雞湯的湯鍋之中,所產生的效果則是和單寧酸作用過之後的雞肉,由於蛋白質變性的緣故,變得特別的柔軟,而由於湯中的單寧酸已盡數和雞肉作用,因此沒有任何單寧酸會和我們口內的蛋白質作用,湯中剩下的就只有柿餅的鮮甜。(當然,從前述原理我們可以發現,雞肉放的足不足量將會是柿餅雞湯這道菜成敗的關鍵,因爲一旦雞肉不足以和所有湯內的單寧酸作用,那我們得到的將會是一鍋澀感十足的湯)。

第二個重要的巧思則是「老薑片」這項食材,這點其實是從中醫的原理來着手,用性熱的老薑來中和性寒的柿子,在取柿子清熱去燥的特性的同時,也用老薑來降低其服用時對身體的負擔。

但對我來說,這道簡單的料理特別的地方並不在於其同時有著食品科學及中醫的原理加持,而是其用了最簡單的方式,活用了濃縮了新埔旱坑地區整個秋天的柿餅。清澈黃澄的雞湯,入口溫暖帶着老薑片些微的辣味,接着是一整片無止盡的鮮甜,彷彿眼前再度出現了那片黃澄澄的柿子在無雲青空下金黃飽滿的景象。

由三種材料,幾個步驟,所帶來的整個秋天。所謂最簡單也最豐富,不外如是。

Something Beautiful Between Man and Earth

@ 2019-09-02

重新出發的第一種新埔在地食材:柿餅。

在我心中柿餅一直是新埔最具代表性的食材之一,原因很簡單,因爲柿餅的加工製造某種意義上來說和新埔的風土有著最直接的關聯。新埔其實不是最適合種柿子的地方,柿子是很有很高單寧酸成分的作物,而這種作物通常都適合種在高溫、高溼的地方,像是茶葉、香蕉、檳榔這類的。

但是新埔的氣候用來加工柿子卻是得天獨厚,由於鼎鼎大名的九降風既乾燥又能帶走許多水氣,再加上入秋之後晴朗的天氣,幾乎到了柿子只要把皮削好放在外面,自動就會成爲柿餅的程度,也因此新埔旱坑里做柿餅的歷史至少也可以回溯百年以上。

而我們這次訪問到金漢柿餅的劉興武大哥,他們家做柿餅也已經做來三代,從阿公年輕時開始,經過了爸爸再到劉興武大哥手上。在旱坑里大家都戲稱劉興武大哥爲「懂柿長」,原因無他,因爲他真的很懂。

劉興武大哥介紹起柿餅來氣候、風土、中醫、化學各式各樣的知識皆是信手捻來,並且講的活潑有趣,但是最不容易的或許是他在介紹柿餅時所展現出來的那份熱情和誠懇。訪問間,我半打趣的問他,從小就和柿餅爲伍,上學前要幫忙做柿餅,放學後也要幫忙做柿餅,這個過程中,有沒有覺得很煩、有點怨懟的時刻,他稍微想了想,跟我說,還真的沒有。對他來說,其實心裡有的只有感恩。他小時候常常會想不知道爸爸的錢到底是從哪裏來,直到年紀大了,開始幫忙之後,才知道是柿子養了他們一家子,而直到現在他也依然靠着柿子來養家活口。因此他覺得要是能透過他所做的事情讓更多人喜歡柿子、願意瞭解柿子,應該是他所能爲柿子做的最好的回報。

聽到這裏,我才覺得我有點明白劉興武大哥他那些博學風趣解說背後真正的動力。而我覺得這大概也是人和土地和作物之間的關係及默契的最佳寫照。至於被問起什麼樣的柿餅最好吃,劉興武大哥笑着說,他最喜歡的大概是曬到一般的爆漿柿餅。一口咬下還有香甜的果汁流出的口感是只有曬柿餅的時節才吃得到的限定美味。

Restart

@ 2019-08-19

隨着訪談和資料收集的展開,不得不說,總是會慢慢的開始面對到先前所沒想過的現實。

收集新埔地方的飲食記憶和技藝的採集,試着去建構十個新埔家庭中圍繞着餐桌所發生的各種人情故事,聽起來很美好,但是現實是,其實像吃飯這種每天都會做的事情,往往沒有什麼太大的戲劇性。就算是喜歡吃的東西,其實也就是...喜歡吃而已,不見得有什麼明顯的動人回憶或者是酸甜故事在背後。也因此,新埔味覺故事書的「故事」二字在航行之初即面臨來觸礁的風險。

但也正是在這時我們和主冠老師進行了第一次的諮詢輔導會議,對於正在糾結下一步怎麼辦的我們來說這個會議不啻在迷茫的大海上忽然浮現的一盞明燈。在老師的指引之下,我們重新從「新埔的味道」概念出發,將新埔的飲食文化重新拆成了幾個基本的材料及調味料,再從這些新埔地區有代表性的材料及調味料出發,來收集新埔地區居民們的使用方式、經驗及記憶。

因次,最後我們會從「柿餅」、「米食」、「醃菜」、「油蔥酥」等大類別重新出發調查,但不變的事情是這些調查依然是圍繞着新埔居民們的生活以及情感經驗,因爲說到底「飲食」這件事情的本質還是關於人和人之間、人和土地之間的情感。而故事,或許不再如同我們一開始所想像的那麼私人,但或許關於一個地區的更大的敘事,一個關於一羣人怎麽在一個地方生根、生活的故事,也會一樣動人。

After Festival

@ 2019-08-06

訪問續行,似乎開始漸漸勾勒出新埔飲食生活的輪廓。

本週訪問的曾任新埔國小主任、也是近年來幫鎮公所做了不少巷弄藝術創作的新埔在地藝術家呂誠敏老師。

在訪問之前,我就耳聞了成敏老師家中有一道很特別的菜色,叫做鹽焗雞。鹽焗雞,根據 wikipedia 是源起於清朝惠州的知名客家菜色,從這個角度來看出現在客家人口爲主要構成的新埔大概也不能說有什麼奇怪。但其實則不然,「鹽焗雞」這道菜,根據成敏老師自己的說法,他在新埔沒看過其他人家做過。而我自己在新埔工作生活兩年半,在許多新埔親切的大哥大姐家打秋風的經驗,也證實了成敏老師這個說法,我也沒在新埔其他家庭的餐桌上看過,事實上,在成敏老師寫給我看之前,我一直以爲鹽焗雞是鹽麴雞,好吧,也許後面這個誤會純粹是我自己缺乏常識。

不管怎麼說,這道菜流傳到現在也演變出了不少作法,從原本的將使用的熟雞肉放到鹽堆中保存,轉變成將雞處理好後埋入鹽堆中慢慢加熱焗熟。而後者也就是成敏老師媽媽手中的作法,在成敏老師的印象中媽媽正是將全雞處理好後,在雞的內部塞滿蔥、薑、蒜,然後將整隻雞埋入巨大的鐵鍋之中用鹽埋起來,然後慢慢的隔着鹽將雞肉焗熟。

不只是用了整整的一隻雞,更同時得用上大量的鹽,對勤儉的客家人來說,這樣的菜當然不是每天都能看見的,事實上,就連過年都不一定會出現。成敏老師印象中,這道菜一定會出現的時機,只有農曆九月新埔做平安戲,家家戶戶開席宴請親朋好友的時候。

然而更讓成敏老師印象深刻的,或許是鹽焗雞做完、吃完之後的日子,因爲每做一次鹽焗雞就意味著家中得吃上好幾個月做鹽焗雞的鹽。做鹽焗雞的鹽,感覺起來好像吸收了雞肉的精華,應該是很香的鹽,但事實則是吸飽雞油的鹽放了幾個月之後要不出現油耗味也難。

其實不僅僅是鹽焗雞所剩下的鹽。過年、拜拜之後的各種牲禮,義民祭結束之後的豬肉,在那個沒有冰箱的年代,這些節慶、祭典之後總是考驗著人們保存食物的智慧。鹽焗雞的鹽或許反而還算是簡單的,就是繼續當鹽來用。但是像是把殺好的豬一層鹽一層肉的放到大缸子裡醃漬封好,把拜過、也直接白斬吃過依然剩下的雞肉下鍋炒或撥絲再變花樣,大概就要來的複雜許多。

但這個過程最有趣的部分或許是在這樣將拜拜的食物處理、保存、轉換的同時,也是心情和生活的轉換,從節日的熱鬧慢慢恢復到日常生活的過程。用這些方式處理過的食物,味道大概當然是不及新鮮的時候來的好,但這大概就是人生吧?不是都說,沒有天天在過年的嗎?

Time Traveling with Food

@ 2019-07-29

訪談啓動,開始了第一家的訪談及食譜收集。

第一家訪問的秀妹姐和明芳大哥是在新埔幾年來的好朋友,但即便如此這次還是聽到了不少過往所沒聽過的故事。

現年六十多歲的兩夫妻,和我的父母屬於同一個世代。我想當然耳的以爲他們會有類似的成長經驗,畢竟都經歷過臺灣從農村社會轉型到工商社會那個鉅變的當下。但隨着訪談的開展,我才發現原來即便是農村社會,也是會有地域之差、會有境遇之差。忽然之間,那個一向只存在於我想像中的民國五六十年代的臺灣又多出了些紋理、多出了些層次。

明芳大哥和秀妹姐所經歷過的童年,坦白說,比我從父母口中聽到的童年要來的富裕一些。我不由的感到有些好奇,這樣不同的際遇究竟會在他們對於飲食的記憶中留下什麼樣的痕跡呢?在他們心中最難忘的味道又是什麼呢?

我沒有直接的得到我想要的答案,面對我的提問,無論是秀妹姐或明芳大哥都帶着些靦腆的說「以前吃得沒有現在好啦」!但是,我依然得到了幾個畫面:母親和妯娌每天張羅家中老小、長工十多個人三餐的畫面;母親像個大廚一般每逢婚禮請客就被人請去辦個四、五桌的畫面;每到了初二、十六期待因拜拜而多出的魚或肉上桌時香氣蒸騰的畫面;嬸嬸那舊舊的奶粉罐中排滿色澤微微黯淡的橘色催熟柿子的勾人畫面。

有趣的事情或許是這些食物的味道用現在的味蕾去品嚐或許已經稱不上是美味,但是這些畫面卻跟著夫妻兩人走過了五十多年的歲月卻依然歷歷如繪,而也在他們的這些描述之下,那個只存在於我想像中、那個我父母依然還是孩童的民國五六十年代,也顯得鮮活了起來。

We Are What We Eat

@ 2019-07-07

「吃」其實一直是一件根植於情感和記憶的事情,到底什麼東西「香」、什麼東西「好吃」,其實若歸根究柢其實都連結與我們和那個食物之間的經驗。換句話說,我們過去的經驗會決定我們喜歡吃些什麼。

但決定什麼東西會出現在我們餐桌之上的,不單單只有過往的情感、記憶、習慣,我們現在的生活環境、節奏也是重要的因素。我們的食物從哪裏來?怎麽吃、怎麽煮?誰在煮?都和誰一起吃?在什麼情境之下吃?這些問題其實都能帶領我們更加的認識、瞭解一個地方、一個家中,人與人、人與土地之間的關係。

而這也就是爲什麼「新埔風土採集實驗室」所想在新埔採集的第一項風土即是「飲食」這件事情。因爲,在我們想來,飲食這個行爲之中其實承載了一個地方過去的記憶、現在的處境,甚至暗示了未來的可能。

我們確實是可以透過有意識的行動來改變我們製作、享用食物的方式,進一步的改變人和人、人和土地的關係。就像是新埔樂齡學習中心藉着發現有些志工午餐往往一個人隨便吃爲契機,開始了共食的嘗試。而且其共食的設計並不單單只是讓志工煮飯來給其他需要的人吃,而是所有的人輪流煮飯給所有的人一起吃。因而,不僅僅是在用餐時他們可以共同聚在一起聊天交流,就連煮飯的時候他們也要共同分工合作,一起採買、一起準備、一起煮出三、四十人份的美味料理。讓新埔樂齡的志工們變得格外的期待每個禮拜五的到來,每一組每週也都在努力的做出令人稱讚、驚豔的菜色。像這樣的活動,可以說就是小小的透過行動來改變社區的嘗試。

「新埔風土採集實驗室」今年預訂要執行的計劃,一開始其實也就是前述糢糊想法的進一步摸索,圍繞着新埔樂齡中心,我們既想讓這些樂齡的大哥大姐可以在生活中更有成就感、過的更快了,另一方面也想從他們身上偷師,學到他們的技術及經驗,以及更重要的,聽聽他們說說自己生命中的故事,聽聽他們的人生,更加瞭解新埔這個地方的人事物。

因此,最近也是藉着要修正計劃上傳的機會,試着再將原本最初提案時的糢糊想法持續的精煉、試着找出更清晰的主軸,讓我們不僅僅只是做地方食譜的收集,而是能有個更清晰的主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