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方澳的海味生活

宜蘭縣蘇澳鎮的南方澳漁村,2021年即將成為百年漁港。第一漁港旁,有一棟50年歷史的建築物「港區商場」,它在1970年代南方澳因為漁業發達,流動人口高達1~2萬、人口密度居世界之冠之際,成為承接來自四方寄泊討海的漁民,安身的重要空間之一。 隨著漁業逐漸蕭條,漁民人數銳減,港區商場也隨之沒落,如今僅剩10戶左右的住民。 去年,蘇澳鎮公所計劃將港區商場改建為「多目標商場」,興建地上五層、地下一層,結合市場、地方文物館、停車場的空間。 本計畫欲在改建前,蒐集港區商場的口述歷史,並邀請民眾參與故事會活動,一起記錄此處的空間記憶和街廓地貌的演變;再將蒐集的故事轉譯成「快閃策展」,邀請在地和外地居民走進港區商場,創造討論和想像該空間的現在與未來。

12月社區聯合策展<跟著螢光粉紅走>

@ 2019-12-02

臉書活動頁

螢光粉紅,是我們的視角。
跟著螢光粉紅走,它將帶你看見,我們所看見的。
 
我們在 阿里史溪、過溪仔、港區商場三個地方社區,
找出「#身體#路徑#閣樓」三個關鍵字,
它們成了這次的通關密語。
 
跟著螢光粉紅走。

我們會跟你訴說,彼此的身體感受,行走過的路徑,與擱置在內心閣樓中那隱晦的心事。



【❖ 12/14 ~12/30 三地靜態聯展 ❖】
➤螢光粉紅在~ #阿里史溪
|螢光粉紅地點:阿里史溪沿岸(豆腐乳冷泉窟-冷泉公園)
|創作展覽地點:還在協商/尋覓地點,會在阿里史溪附近
|時間:活動期間的每一天,24小時;策展人凡事看緣分,不想設限,只求展覽物不要被偷走XD
 
➤螢光粉紅在~ #過溪仔
|地點:蘇澳鎮延平路35巷32號之一
|時間:每周一至週五,10:00~18:00;策展人說六日看心情開。
  
➤螢光粉紅在~ #港區商場
|地點:港區商場二樓;於「宜蘭信用合作社蘇澳分社」隔壁 (蘇澳鎮南寧路59號)
|時間:活動期間的每一天,24小時;宅女策展人偶爾想要靜靜的拼拼圖或偷閒補眠,不會一直在現場。歡迎自便,請別破壞公物,別打擾到住戶即可!
 
主辦單位:蘇澳KPI、在南方澳的海味生活、偶而會
協力人士:地方的爸爸、媽媽、阿伯、阿姨、大哥、大姐、弟弟、妹妹......
  
*三地的社區成果展,獲教育部青年發展署「青年社區參與行動」計畫獎勵

南方澳港區商場快閃策展/港區商場公共空間空景

@ 2019-12-02

此片記錄港區商場一樓、二樓、頂樓,在陽光下或者在雨天中,一部分公共區域的模樣,有生機的、死寂的、衰敗的、破舊的、骯髒的、綠意盎然的,但是都有其美感。

教育部青年發展署108年青年社區參與行動2 0 CHANGEMAKER-南方澳港區商場快閃策展/港區商場裡的故事

@ 2019-12-02

此片是節選計畫期間,我們在港區商場遇到的幾位住戶和商家,從她們口中得知一些商場的往事,包含商場曾經有的生意、住商合一的樣貌。還有舉辦說故事會時,與會者的回饋和回憶。

教育部青年發展署108年青年社區參與行動2 0 CHANGEMAKER-南方澳港區商場快閃策展

@ 2019-12-02

此片介紹港區商場的過去和現在,說明我們為什麼要展開計畫,計畫期間做的事情,包含:「台灣農村陣線」夏耘營隊的學員加入協力訪談、邀請社區頭人吳文明先生帶領街廓走讀、認識50年前就住進商場的吳顏阿嬤、在此做生意的鄭阿姨,從她們口中拼湊出港區商場從前的樣子。 還有在港區商場一樓騎樓舉辦說故事會,邀請附近居民一起來回憶港區商場的神秘身世。 

最後預告即將在12/14-12/29,的「港區不是商場」的策展。 

協力團隊/在南方澳的海味生活、蘇澳KPI

工作筆記:港區商場說故事會之後

@ 2019-11-16

聽過、參加過幾次以多位社區民眾為敘事主體的「說故事會」,隱約知道是個麻煩的差事,不敢貿然涉足,但又好奇其不可預測的點滴之效;沒有自己真的去辦去做,「知道」再多都是「別人的」。
 
在夥伴不斷地催促之下,拖拉的我硬著頭皮跨出去,訂下了活動日期後,再怎麼「怕」,都會不得不動起來。
 
隨著上周日港區商場的「說故事會」一天天倒數逼近,商場的住戶、商家都被我問了又問、煩了又煩、邀了又邀;路上遇到社區居民也會一直盧,每天在住處門口聊天的婆婆媽媽也開口邀約。
 
多數人聽到港區商場,不約而同第一個反應都是皺眉:「唉呦~那個地方!」隨即表示沒興趣,「唉呀!那裡黑黑髒髒的,好幾年說要重建、整頓,都沒動靜啊。」
 
看到大家的反應,推測參加者可能不如預期,我索性將原訂辦在活動中心的場地,改在半戶外的港區騎樓,讓當天保持人來人去的開放性。
 
然而這個安排,等同於所有的桌、椅、投影、音響設備、道具都要事先安排、商借、搬運自理。
 
一邊預想活動細流,一邊準備老照片、地圖、年表、自繪的商場一二樓平面圖等輔具,推演著因應不同身分的與會者到場,需要引導不同的問題和方向……
  
幸好蘇澳KPI全體成員總動員,超給力的要什麼有什麼,配合度超高;就連具有超過三十年社區經驗、身經百戰的陳育貞老師,都說隨我安排她要做什麼都可以!
 
走進社區邀約那麼多次了,最終到場的人數約十位左右,難免有些失望;但是也有人早早就將活動放進行事曆,準時到場,讓人感動到不行。
 
我用零零落落的台語不熟練地主持著,時不時背台,又被參與者拉走開起「小包廂」,臉上毫不掩飾地顯示一個字「菜」XD。
 
最後讓育貞老師接棒,才得以順利進行下去。兩小時後,活動結束,撤場完畢,我的心力接近虛脫,覺得根本要一年後才有勇氣再辦第二場啊!
 
昨天寫信跟老師道謝,同時又討拍嚷嚷著說「說故事會」太難、太挫折了~
 
「(三十年)以前的我,沒有可相助的有經驗者(當年還沒出現這種人),所以比你目前的處境更淒慘,但還是可以慢慢磨練出來,時間信念意志很重要,那天看到了你的潛力。
 
不論來幾個人,只要不是一個,都可以是一個很好的過程;不論有幾個人,或可能有人來討場,都要(值得)好好把握,認真投注。給大家一個有意義的經驗(包含自己)。」育貞說
 
唉呦喂呀~這個老師齁,真的很會哄騙小朋友欸,我被摸摸頭、拍一拍,再回家睡一覺,去碰一下喜歡做的事,似乎又充了一些電了。
 
嗯……那下個月,再來辦第二場?你說好不好?

#老師和夥伴都說第一次這樣算成功了_還不滿足個什麼
#夥伴熟門熟路的還自備要幫長輩量的血壓計
#台語很重要台語很重要台語很重要

為港區商場拍沙龍照

@ 2019-10-26

一直都很喜歡帶朋友出入港區商場,若剛好遇到住戶就一起聊天,有時候幸運得以聽到從前沒聽過的故事,或是像發現秘密通道般,有機會窺探不曾去過的地方。

曾經和不同朋友在港區商場裡探險,打開沒有鎖門的空屋,翻開待招領的通知信,走進住戶的住家,坐下來跟住戶一起喝茶吃飯。

港區商場整體而言是「靜」的,白天是「靜謐」,讓人像遁入另一個時空;晚上是「漆靜」,讓人會被任何光源吸引......

找了在南方澳生長的青年攝影師,幫港區商場拍一系列的照片,不給任何命題,讓他自由發揮,結果是超乎想像的精彩。即使我們站在同一個地點,但是看出去的視角,卻是截然不同,而透過鏡頭捕捉下來的光影,也如實地呈現了港區商場的「靜」。

下一階段,想邀請他拍人與景。

生活的片段在不同的空間裡

@ 2019-10-26

這周日團隊要在港區商場舉辦說故事會,我準備了邀請函,一一邀請商場的住戶和商家。正當我上二樓時,巧遇一位從來沒有見過的住戶,興奮的上前打招呼攀談了起來。

四十出頭歲的他,出生就在港區商場,父親在有1970年代的時候就住進來了,當時是看中南方澳人多,所以就從外地遷移來這裡,做起雜貨店的生意,養了一家五口。

他在高職畢業後,就離開宜蘭到桃園工作大約十年的時間,因為父親身體不適之因,再度返回南方澳,一直都在龍德工業區工作。後來父母先後離世,兄姐在外地,並未成家的他獨居在港區商場的一間房間裡。

他們家所屬的戶數有三戶。其中兩戶在一樓,其中一間是當初作雜貨店生意的空間,另一間在雜貨店的正上方二樓處。他說上方的空間就是住房,住他們一家五口。那衛浴空間呢?就是一樓的另外一間了。

所以現在仍居住在二樓的他,住家空間一打開門就可以一覽無遺,睡在閣樓,要洗澡或廁所,要拿著鑰匙走到一樓打開門。原本雜貨店的空間則是承租給現在賣雞排的店家。

再現:交易/交換

@ 2019-10-07

南方澳因為有海,所以有漁業,形成漁村、聚落,有了人就產生交易,有了交易才有港區商場的建築物生成......

還原商場以前的功能和意義,對照現在商場之於社區的意義;

有人的時候,為什麼有人?

人走了以後,為什麼沒人?

若要再次讓這個空間有人,要怎麼做?

交易和交換或許是個切入點。

 

*討論空間記憶,擾動情感

*試想策一個傳達交換理念的展

*物的流動,禮物經濟

 

(0922委員來訪交流意見)

港區商場的老麵店

@ 2019-10-07

今年三月,位於南方澳第一漁港華山路上的製冰廠對面,一間沒有招牌的麵店門前大排長龍。原來是老闆和老闆娘在休息將近五年後重新開幕,沒有特別宣傳,憑藉著令人懷念的味道及老顧客的口碑。

從小吃到大的朋友都叫它「阿倪(台語讀音,Gế)麵店」,阿倪是第一代創始老闆的名字,從第一代至今大約70年了。

最早,麵店在第一漁港旁做生意,港區商場興建後,便跟著其他攤商一起被整併進現址。港區商場的前身是漁民之家,被颱風摧毀後,就蓋起二層樓的建築,裡頭劃分了80幾個隔間房提供給攤商作生意。

現任老闆是第二代經營者,人稱阿坤,14歲起就在店裡幫忙,當時雖然有店面,但沒門牌沒水沒電,他必須到東南戲院附近提水回來洗碗。曾因為經濟考量,有段時間轉行做黑手,直到繼父過世,才動起繼續經營麵店的想法,並且毅然決然拿出20萬買下店面,繼承原本的麵店(麵店由30與39號前後打通,據老闆說10萬元一間,當時一碗麵賣2元)。

阿坤老闆笑說:「三十幾年前的20萬在南方澳非常好用!」有人認為他這樣的決定不太聰明,可是他卻覺得「開麵店的好處至少還可以保障一生都有飯吃。」

至今他們都還住在商場,老闆娘腳傷身體不好,睡在麵店後門附近的房間,老闆則是睡在閣樓。對於先前鎮公所安排商場改建的想法,他們都持反對的態度。

港區商場的美容店老闆娘

@ 2019-09-25

民國79年搬進來港區商場(原空間是賣筒仔米糕),商場的空間上層是住戶,下層是做生意的地方。剛承租下來時這裡也是有閣樓,因為自己不需要,所以裝潢時把閣樓拆掉了。以前住戶多的時候,邊間(目前的雞排店)是修鞋墊的外省人伯伯,會幫忙打掃公共浴廁。她只是在這裡做生意並不住在這裡,也不會使用公廁,會去附近的朋友家借廁所用。

回憶以前港區商場很熱鬧、人擠人,當時的商場內有各種攤販,感嘆當時沒拍下照片真的很可惜。

現在美容店的生意主要都是做口碑經營老顧客,很多朋友介紹來的,有從台北過來的,也有從國外回來看到他還繼續經營也會來找他捧場。

她對於港區商場的上位政策規劃,認為規劃的改建案過於草率,且忽略現有住戶的權益,甚至公聽會也不盡完善,民眾對於未來規劃也不明白。

阿姨說其實住戶們也都期待港區商場能夠重建,但是住戶們期待的是一個合情合理的重建,而不是由某一群人推出的粗糙的改建版本,就說要執行。

阿姨算是目前待在港區商場的壯年世代,她平常也會在旅遊的時候,安排到各地的市場、商場看看,發現一些縣市也有年輕人進去做老舊商場的改善,覺得非常好,希望港區商場也可以多找一些外面其他的團體進來,期待看到老商場的創新。她也會想要成為創新的力量之一。

與業師的第一次討論

@ 2019-08-20

時間:20190816

地點:南方澳南天宮

跟著業師一起走訪計畫地點「港區商場」,與在地居民互動淺談,接著坐下來聚焦討論後續的計畫方向。

以下節錄業師的建議:

目前狀況,你們對於計畫的地區認識的深度還不夠;階段性的目標和長期的目標還很模糊,因此可以達到什麼樣的成果也不確定;接下來兩個月在做的事情,是否能成為一個有效的拼圖,拼出你們想像中的願景,也還不確定。

因此,拉回到最前面,要去思考什麼是你們覺得最重要的?這要在你們執行計畫的過程中,不斷地放在心裡。

目前聽起來,你們覺得重要的事情是,希望鎮公所能更關切真實的南方澳發展的需求,這個需求是根基於居民的需求和過往的文化所形成的。

不過對於行政部門打算在這裡做些什麼掌握的還不夠,居民看起來也有各種的意見。或許可以做為協助公部門和社區對話的中介青年組織,對於更好的未來去努力,這是你們能做的事,而且可以有階段性的目標去達成。

以此再回頭去看你們設定的KPI(說故事會、街廓走讀、策展呈現),就要很清楚的成為去達成對話,並在過程中造成改變的角色。對話和改變的可能或許是:鎮公所因此開始舉辦說明會、成立行動方案、地方媒體重視此事、願意投入更多的前置預算去做規劃和思考……

如果今年的階段目標設立成,一個青年中介團體促成居民的最大利益與政府對話,達成地方發展的最大利益。這樣兩場故事會,需要做什麼樣內容的設定和操作?

現在文史資料的蒐集(共同的過去,如何去影響個別的未來?共同的過去,如何去影響共同的未來?),能夠成為達到這樣目標的力量嗎?建立內部共識,共識建立在集體的廣泛利益之上。

談過去曾是青年的居民,生活在此的日常,地方的支持系統如何支持他們,或是他們本身就是支持系統的一塊;反觀現在青年的居住環境,可能這樣的支持系統變弱了或不見了。

請他們談,過去為什麼要在這裡生活和工作?可能是他們對於未來(現在)是存有希望的,但是為什麼下一代不在這裡工作和生活了?僅僅是城市比較好嗎?還是這裡有甚麼東西改變了?如果那個改變沒有開始被改變,那南方澳十幾二十年後還是會這樣。

若今年的計畫,透過你設定的KPI創造出契機,那就有改變的開始了。例如:南天宮管理委員會有青年名額?也許調動了青年開始思考返鄉的可能性?建構返鄉的支持系統?鎮公所會有青年小組成立跟鎮公所討論公共事務?

全員到齊,發想八、九月的工作行程

@ 2019-08-20

我們這組的社會青年占了一半以上,平時大家都要工作居多,難得這天有機會聚在一起,討論了田調的進度,以及預期呈現的策展結果。

成員有的有攝影剪輯的經驗,有的有蒐集聲景的經驗,有的有活動策畫執行的經驗,我們開始就目前有的素材討論,並聚焦接下來預期蒐集的內容。

 

 

港區商場之心_角色與空間

@ 2019-08-05

如今頹靡蕭條的港區商場,對我來說始終散發出一股迷人的氣息。

我可以想像它在居住戶最鼎盛時期,家家戶戶挨的多近,空間裡迴盪著對話的聲音、玩鬧的聲音、煮飯的聲音、吵架的聲音……廊道上,人來人往,小孩在奔跑……

先來盤點一下,在裡面觀察到的角色和空間特色。

空間裡的角色上:

一進田野現場就遇到住在這裡50年的關鍵報導人阿嬤;

位在一樓的、在地人記憶中的好味道、今年重新營業的老麵店,經營人也是長年居住者;

住在一樓中段、由好幾位外籍漁工共同承租;

住在二樓面港的住戶是目前未有機會打照面的漁民和載漁獲的司機(阿嬤轉述);

 

整體空間上,有特殊性的部分:

唯二可以上下樓的樓梯;

上下兩層樓總共四條的廊道(大門互對著);

住戶裡的閣樓(關鍵);

拼裝延伸出的生活空間(關鍵);

頂樓空中花園......

再持續觀察。

港區商場之心_拼裝的樂園

@ 2019-08-05

某天,又去找阿嬤聊天。

盛夏走在港邊,迎面吹來都是熱風,美好的是,走進港區商場,廊道吹拂而來的都是涼風。

午後,阿嬤倚坐在躺椅上,一邊泡著熱茶,一邊看著手機上的台語綜藝節目;看見我來,招呼我坐下來喝茶,順口跟我抱怨子女幫她換了新手機,但是她跟這新玩意兒不熟……我們一起排解了手機操作上的問題後,漫談了起來。

期間,廊道灑進煦煦陽光,涼風習習。

阿嬤在51年前和家人住進港區商場二樓其中一戶,當時同時期的住戶約有84戶,每一戶幾乎都是有老有小的一家子。

港區商場,顧名思義,應該是做生意的地方,不過據阿媽所說,港區商場只有一樓的外緣有在做生意,其餘空間最後都變成了住家。當初港區商場興建的目的,與最終的使用方式,似乎有著很大的落差。

市場用地的屬性,讓每間住戶沒有浴廁空間,只有使用公用廁所;可運用的空間也十分的有限,必須再隔出閣樓才有睡覺的空間。

大家或許都有類似的經驗,入住一處新的空間後,生活感的建立,會先從擺放自己的生活必需品開始,床、桌椅、餐桌、冰箱、鍋碗杯盆等等……擺放東西也會有自己的一套動線和邏輯。

隨著居住的時間漸長,阿嬤從原本自有的一戶空間,擴增到兩戶空間(買下搬走的鄰居的空間);還在廊道上長出一個空中樓閣──她以前的房間;接著又把流理臺、瓦斯台、櫥櫃……整個廚房都搬到了屋外。

廊上再擺了桌椅,成她每天喝茶吹風看手機節目的小天地。

彷彿樂高積木般,看得出空間不斷地變化和拼裝的痕跡。都為了讓居住的環境,更符合自己的需求。每次拜訪阿嬤,都能看到她愜意的身影。

難怪阿嬤的子女三邀四請,都無法將她請出港區商場,到城市跟他們一起住。

「我把這邊整理得很舒服,我才不要去台北三餐被伺候呢!」阿嬤說。

走進港區商場之心

@ 2019-07-08

自從發現了這座佇立在南方澳第一漁港旁的港區商場,前前後後帶好多朋友去探險,大家走進這棟建築物都免不了一陣哇哇大叫;有的哇是覺得怎麼過去沒有注意過它,有的哇是興奮這棟五十年歷史的建物的獨特,有的哇是發現好多隻蟑螂......

是的,蟑螂出沒就剛好是在無數次探訪的其中一次,當時社區正值水溝消毒,我們踏進商場的前一刻,商場剛消毒完,中毒的蟑螂逃也似地到處亂竄。

一位阿嬤剛回來,與我們相遇時,她手中拿著一鍋湯,「唉呀~中午煮好的湯忘記蓋蓋子,不能喝了。」阿嬤覺得可惜的跟我們說。

就這樣,我們開啟了對話......

80多歲的阿嬤獨居在此,子女都在外地工作,她說自己在港區商場內有兩個住宅空間,她的廚房在其中一戶旁邊的公共廊道上,廊道上布置了桌椅,這裡是她早上泡茶品茗的地方。頂樓則是她的開心農場。

我開口詢問是否可以拜訪她的住處,獲得她的允許後,我們一行人在她的引領下,首次踏進港區商場之心。

「這棟年齡多大,我就住了多久!」阿嬤笑著跟我們說:「50年了。」

1970年興建而成的港區商場,有將近50年的歷史,它在南方澳漁業最發達的時代,承接來自台灣各地寄泊討海的漁民,提供安身休憩的空間。為了容納最大數量的住戶,每戶空間又會再切割出隔間和閣樓,公共衛浴和廁所亦保存在此,造就出十分特別的空間格局。

即使半世紀過去,物換星移,人去樓空,這個空間仍然在說著故事。阿嬤,也是活生生的說書人。

「這裡以前住三戶人家,有10幾個人。」一個出入口、沒有對外窗、身高超過180公分就幾乎要頂到天花板的空間,稠密成這樣......

阿嬤還帶我們去看她現在的房間,為了展現舒適(相較其他空間卻實寬敞一些些),她打開電視和冷氣,唉嘆了一聲──放鬆的坐在她的床緣上(看到這幕我笑了XD),並招呼我坐在她旁邊。

屋裡的空間配置我還是看得一頭霧水,讓人興奮的是發現兩個閣樓:一個有樓梯可以走上去;一個沒有但有留個洞......還有許多小物件都有待再觀察,最重要的還是人的故事。

跟阿嬤相約好要再去找她泡茶,她說好,並透露說:「我都泡一斤2、3千的茶喔!」好呦~我會準時報到der!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