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裡掀海風

透過田野調查、微型紀錄片、「經典店家」串連、經典小鎮散步,紀錄在地職人記憶/技藝紀錄屬於苑裡小鎮舊城區的庶民生活記憶,並將此文化記憶重新與現有空間對話,同時串接地方友善店家、為青年創業找到地方文化土壤,創造青銀合創地方發展的可能。最後希望藉由「看見經典」,翻轉過去在地人認為習以為常的風景,找出地方文化價值,為地方特色做行銷之外,更是希望提升在地文化自信。

苑裡掀海風 - 看見經典,小鎮職人x青創 - 計畫執行成果

@ 2019-11-30

從一開始,團隊抱著什麼樣的想法決定一同加入計畫行列,除了希望能夠捕捉苑裡鎮在地的珍貴文化,不管是職人文化、產業文化等,更重要的是希望透過影像讓每個人看見彼此,了解職人們奉獻一生的志業,不只是謀生,更是傳承,是苑裡真正的「經典」。

 

執行計畫的過程中,與鎮民們一同挖掘、 一同認識苑裡更是這幾個月來,十分珍貴的部分,透過鎮民的眼睛,我們又看到了不一樣的苑裡。而當我們舉起攝影機,捕捉了每個重要的鏡頭,並影片剪輯而成後,我們看到鎮民間又再一次捲動了對自身文化的討論與認同。

 

這些過程與成果,我們都收錄在這一部計畫執行成果當中,完整地講述了幾個月來的點點滴滴,是整個計畫的集大成。

苑裡掀海風 - 看見經典,小鎮職人 x 青創 - 計畫執行精華

@ 2019-11-30

苑裡掀海風 - 看見經典,小鎮職人 x 青創 - 計畫特輯 - 小旅行

@ 2019-11-30

小旅行對我們而言,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活動,其意義在於如何能夠將散落在鎮內各點的經典人、事、物,串連起來,變成一個的面,讓參加者能夠很完整地認識苑裡。

 

計畫執行的過程中,因為不斷與鎮民們來回討論、思考何為「苑裡經典」,以及該怎麼樣將我們眼中的經典,讓更多人能有共感。至今,我們仍在不斷進行修正,不斷地希望能夠讓更多人看到苑裡的美好。

 

這部影片記錄了我們其中一次小旅行的過程。

苑裡掀海風 - 看見經典,小鎮職人x青創 - 在地農友林清金

@ 2019-11-30

 

苑裡掀海風 - 看見經典.小鎮職人X青創 - 在地職人金光肉圓

@ 2019-11-30

 

藺草編織|失落的技藝,斷不了的記憶

@ 2019-11-30

一個地方的「地名」,不僅僅是一個名詞,更像一個蘊藏深刻意義的烙印,在這片土地上、在成長於斯的人們身上,留下重要的DNA。

土地的名字提供了一個與自己故鄉於空間地理的依循軌跡。唯有記憶土地的名字,我們才不致於追尋未來發展時迷途失根。

而我們曾經好奇,為什麼苑裡的河洛語發音,怎麼聽,都不太像漢字字面上的發音?直到後來我們在追尋家鄉土地身世之謎,發現了原來苑裡是「道卡斯族」故鄉,而道卡斯文化除了影響我們的地名,更在生活產業上影響我們相當深遠。
 

「苑裡」河洛語發音—「灣麗」,就是崩山Wanrie社人對自己家鄉的呼喚,諧音近似「願你」,彷如祖先賜給子孫後代的祝福。

除了地名,苑裡還有一份來自原住民的珍貴禮物—「藺草編織」。曾風靡一時的藺草「大甲帽蓆」,草香撲鼻、涼爽一室,是老一輩台灣人的共同記憶。但你知道嗎?其實藺草帽蓆主要生產地並非大甲,而是在與其隔一條溪相望的苑裡。

相傳於清雍正年間,崩山八社婦女採集大安溪、房裡溪和苑裡溪下游濕地的「野生正三角藺草」,曬乾壓平後,製作簡單的草蓆、籠頭,以就地取材精神因應本土炎熱潮濕環境。而後,遷移到此處的漢人,也向平埔族學習編織藺草,更將藺草移植到水田中種植——藺草就此成為經濟作物。

草帽,也在草蓆之後出現。日本明治維新之後,在知識上、建築上、軍事上甚至身體上,都出現了「現代化」的起頭,而其中「文明的身體」,需要「西化」、「文明」的服飾。明治天皇即帶頭穿起西式服裝,並引領了風潮。男性換上西裝,也不免戴上一頂帽子,將「文明化」做得更徹底。

然而帽子在炎熱的殖民地台灣其實帶起來不甚舒適,因而日本人就開始找起了其他替代性的素材。吸濕、香氛的正三角藺草,想當然爾,變成了最佳的帽子材料。於是日本政府大力推動,找到技術高超的苑裡西勢庄婦女「洪鴛」以西洋小禮帽為樣本,發明了藺草編織的立體化技法,從草蓆的平面技法到立體的藺草帽,增加了藺草編織的多元可能性,也透過展覽、比賽將編織的技術推廣和精進到更高的層面。

藺編工藝因草源穩定、編織技巧純熟,,開啟了興盛的一頁。外銷時期最驚人,藺草帽出口僅次於米、糖、鹽、茶、樟腦等基本物產,總督府甚至特為藺草帽頒布一道《台灣帽子檢查規則》,設立出口貿易標準及地方帽子檢查所(舊址於今建國路、中山路交叉口南側)保證生產品質。

苑裡最熱鬧的街市「天下路老街」則為肩負起展售櫥窗的重要角色。撲鼻的藺草香,會隨著流動的陽光和風,在老街亭仔腳四處穿梭,當年街上曬滿帽蓆的盛況,數十家帽蓆行比鄰而居的情景,至今仍為地方耆老津津樂道。

現在苑裡老街上,還有全台灣唯一一家保持原貌的帽蓆老商號「振發帽蓆行」,古色古香的店內大大的水藍色老檜木櫥櫃裡頭,擺著一頂頂阿嬤手編的藺草帽,彷彿凍結了當年的榮光,還有一頂訂製給第一夫人蔣宋美齡的特殊規格藺草帽,保存於帽蓆行中。


在傳統帽蓆行裡是看不見貨品標價的,因為每件帽蓆都是手工製作,每個編織師傅的手藝,質地的密與疏、藺草的粗與細,還有草的色澤、帽簷長度、花紋複雜度等等,都是定價策略的變項。因而,若有中意的帽型或是草蓆,價格都需口頭詢問老闆,這是現代社會消費行為中,店家與客人間少見的的互動。

所以其實職人百百種,在藺草產業裡,不只是編織的阿嬤,還有要會看草帽品質、收購和販售的帽蓆老闆,甚至是在田裡忙碌中藺草的農人,都是苑裡執得尊敬的職人們!

苑裡掀海風 - 看見經典.小鎮職人X青創 - 苑裡好咖

@ 2019-11-20

「Yours 你好,今天要喝什麼?」吳若安充滿朝氣和活力的聲音響起,對著店面窗戶外的客人熱情招呼。 

青年老闆娘吳若安是苑裡返鄉青年,8年前決定與丈夫從新竹返鄉開咖啡店,放棄都市生活,是因為熱愛苑裡的生活步調與環境,並相信自家的咖啡品質能夠說服在地鄉親支持。 

然而,返鄉那一年遇到了便利商店也開始賣咖啡的轉捩點,苑裡好咖面臨消費者的質疑。

 「剛開店的時候,便利商店也剛推出現煮咖啡。許多客人會質疑,同樣一杯美式咖啡,為何我們價格比便利商店高。我們只能透過手沖、手作的品質,讓顧客用味覺去品嘗、選擇。」苑裡好咖夫婦解釋。 

而且,更重要的是,好咖夫婦兩人,透過人情味和咖啡廳的溫馨,來突破雖便利但制式的超商重圍,將好咖小小十坪大的空間,經營成「像家一樣的咖啡廳」。

如果客人進到好咖的內部,會發現這個小巧可愛的空間充滿了巧思與生活感。牆面提供給苑裡在地的青年做藝術展覽,而裝有咖啡與書的木櫃上,有蠟筆淡淡印記,刻畫著兒子們和客人小孩的一暝大一吋的身高,記錄了一家人與好咖共同成長的過程。 

好咖店面也打開一扇對外的「互動窗戶」,讓路過的朋友、外帶的客人免走進店面,即可透過窗戶和老闆謝文博、老闆娘吳若安互道早安。一扇「互動窗戶」,神奇地開啟了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交流。 

「在鄉下開咖啡店,要客人走進門的門檻還是很高,再加上當時的食安危機,所以我們在門面打開一扇『互動窗戶』,讓客人看到咖啡、食物製作的過程,也讓我們跟顧客更接近,就像厝邊隔壁那樣互打招呼。」 

這是「好咖」與一般商家不同的地方,多了幾分生活感和貼心,和一份「家」的質地。 

從2016年開始,好咖自行烘焙咖啡豆,購買各地優質咖啡生豆,買回來費工地挑掉蟲蛀豆,每一顆咖啡豆都是經過老闆娘的精心挑選,經過老闆的反覆測試實驗,為不同咖啡豆找到對的溫度、濕度,散發出對的香氣。而每一個步驟的細心都成就一杯香醇、高品質的咖啡。所以老闆夫婦可是很自豪,他們的咖啡不只是喝人情味,也是喝專業技術的! 

「苑裡小鎮很吸引人,時常有許多人旅遊經過,總會停駐好咖,彼此問候與關心,這些顧客朋友的回饋,是支持我們走下去的動力!」返鄉創業雖然開頭艱辛,但堅持下去,不只是賺得了溫飽,更賺到:滿滿的人情味與家庭生活。

苑裡經典logo參與式設計工作坊

@ 2019-10-16

九月中,屆滿一周年的苑裡老市場火災,我們邀請到 畸零地工作室 Ground Zero 的夥伴,台灣師範大學設計系畢業的專業工作者,與大家一起設計屬於苑裡的logo。

看似燒毀了大部分的建物,但仍有紅磚牆、山牆、大門和据賣場等建築體,屹立不搖,更燒出受災攤商與公民聯盟的團結意志。經歷火燒,更為堅固,希望浴火重生的苑裡菜市場,重建之後能成為經典小鎮苑裡的經典門戶。

為了集結公民意識、推進經典門戶的重建,我們透過「#苑裡經典」Logo設計工作坊,邀集市場攤商、鎮民和學生們共同參與設計發想、討論,提出大家心目中最能代表苑裡的顏色、符號,最後再透過親手絹印的過程,印製出美麗的經典logo布旗,未來成為公民聯盟的共同精神象徵。
 
過程中,除了要綜合眾多學員精彩的設計概念和想法,也要以專業的角度進行取捨。經歷幾番掙扎,最終決定援引其中一位學員提到的「#藺編-編碼」概念,以三條和四條藺草編成山/海浪的圖像,呼應苑裡界在山海之間的環境特性,同時也暗藏苑裡市場建於「1934年」的數字密碼。在配色上,則是透過將參與者所認為的「苑裡的色彩」中,挑選最多人提到的「#歷史建築的磚紅色」和「#藺草的黃褐色」,樸實內斂地呈現苑裡小鎮的經典風貌。
 
此外,Logo的題字同樣充滿巧思,斗大的「苑裡」二字,字體取樣自苑裡市場建築日治時期初建成的大門題字。副標題幾經討論,從原先的「經典店家」延伸為「#經典苑景」,期望往後若有關心公眾議題的學校或其他單位與地點,都能加入文化公民行列,尊重過去小鎮的歷史記憶,也提出我們對市場重建和小鎮未來的新思維與想像,形塑我們這個時代的經典苑景。
 
工作坊這天來了許多不同年齡層大小朋友,有些是這一年來持續關心公眾事務的店家,在生意繁忙的假日,特地撥空來印製一面旗子帶回店裡掛;有些朋友則是純粹好奇想參與絹印體驗,卻也因此有機會認識到市場重建的議題。
 
這面布旗的誕生得來不易,是苑裡市場歷經重創後,由民間自發性推動公民監督,共同凝聚、持續參與的「#共創」結晶。
 
藉著經典logo回顧這一年大家一起走過的市場路,也期許經典旗幟在苑裡小鎮遍地開花之時,能有更多民眾加入參與公共事務的行列!

 
*特別感謝 畸零地工作室 Ground Zero一年來的持續關心,以及協力設計、舉辦工作坊!

苑裡公民聯盟成立,互助共好,共創新苑景

@ 2019-09-01

清領時期,以慈和宮為發展端點的「苑裡市街」,苑裡人口稱的「舊街」,有藺草產業帶來的繁榮光景;地方仕紳彼時秉持公共精神,提出〈苑裏建設市場議〉,倡議於街尾興建「苑裡消費市場」,避免私人挾地居奇、促進地方商業繁榮。日治時期,舊市街也在政府的規劃和民間推動下,完成了火車站、輕便軌道、郵便局、

警察署、庄役場與農會等公共設施的設置。

 

苑裡市街發展軸心漸次南移,形塑了後來苑裡熱鬧的「街仔」。苑裡大小事,無論廟宇繞境活動或地方大戶的婚喪喜慶,必遊街繞行於此。出身地方仕紳家族的台灣國寶級苑裡音樂家郭芝苑的故居,也在此時代環境下建造而成,1929年選址於市場的東側。

 

戰後有幾波藺草產業力往狂瀾的努力,但是苑裡市街終究不敵1970年代台灣全島鄉村人口流動到都市的浪潮,慢慢的沒落許多。

 

時代如浮雲,稍縱即逝,卻將百年前小鎮的興衰,投影烙印在土地與常民生活的空間上。歷史地景,是由每一個小物件、小人物所共同創造的。我們去找尋苑裡的文化底蘊的同時,也想了解這些小人物們的生活,如何一起推動苑裡的轉變。

 

也許歷史資料散失,難以拼揍全貌,但是至少我們還可透過訪談耆老、紀錄當下,去找尋這片土地的根、人們生活打拼的故事。

 

而歷史的完整,其實是為了未來,我們希望苑裡發展的軸線如何在時間軸上延展。因而為了同時達到「田野調查」、「社群凝聚」、「社區活動」三項工作能在今年順利推展,我們與在地市場攤商(老中青三代)、地方友善店家、老師、青年志工多次溝通,最後取得共識成立了「苑裡菜市場會更好公民聯盟(簡稱苑裡公民聯盟)」。

以苑裡公民聯盟為基底,發展出「經典店家」的可能,更重要的是,多了一些在地社區顧問,我們的經典店家認證標準和要求,合理性、可行性和創意程度,會諮詢這些承諾投入公共事務的公民聯盟成員。

苑裡聯盟已經於2019/8/5(一)上午及晚上分別召開兩場次籌備會議,2019/8/14(三)晚上第一次大會,2019/8/22第二次大會。

接下來也會與設計師合作,進行經典店家的logo設計。討論品牌識別的同時,也是再度討何謂「經典」的價值。

一日小旅行

@ 2019-09-01

「恁台北來的乎?」 菜市場一個賣菜的阿姨仰頭看著一行人魚貫走過,和她對到眼時,問了這麼一句。苑裡昔日的榮光散落在天下路如今稀疏的帽蓆行上,在網路投票第一名的經典小鎮上。掀海風的返鄉,帶來了青年志工,帶來了從各地而來小旅行的人們。

 

馬路上的菜市場,馬路左右各一列攤販,加上中央一列,總共三列攤販在眼前鋪展而開,熱鬧的市場與一般地方上的市場似乎無異,然而再往前走一段,卻可以看到被鐵籬圍起,僅存半壁紅磚城牆,那是被燒毀的舊市場,一座始於日治時期的百年市場,去年九月卻被一把無名大火,燒去攤商們置於市場的所有財產,以及一輩子的生活與記憶。

 

市場燒掉之後,他們號召志工,陪伴受災攤商回市場撿拾,掀海風說起了一個故事,秀美阿姨在撿到了一個五十元硬幣時,突然哭泣不止,阿姨的女兒解釋:「我媽每次收到五十元硬幣都會把它擦亮收藏起來⋯⋯」女兒輕聲安慰阿姨:「你今晚總算可以好好睡了⋯⋯」 。八十八號攤整理且展示了這些燒焦的器物,磚頭、木柱、維生刀具、胭脂盒,時針微微扭曲、停在十一點的時鐘,從凌晨五點開始,十一點是火災還在延燒的時間。「撿拾」,成了受災攤商集體療傷的過程,而燒焦的器物,承載了綿密的記憶、情感,可以被延續下去。

 

如何從焦土轉為沃土?苑裡人又如何認知自己?天下路上的百年帽蓆行,而今也面臨著傳承不易,消費習慣改變的衝擊;買了極為實用的藺草安全帽內襯,戴起安全帽而聞到的藺草香,卻總帶著陣陣不知何往的哀愁。小旅行的最後一個點,是已故的國寶級音樂家郭芝苑故居,座落在正對著苑裡火車站的為公路上,曾有過居民自決投票,是否要將「為公路」改名為「芝苑路」,面臨到的是百分之七十五的反對率。譽為臺灣現代民族音樂之父,但他是誰啊,從當地人到非當地人,這無疑是個極為陌生的名字。

 

掀海風團隊流暢而溫潤的說著這些發生在市場、發生在天下路、苑裡的片段,也說著發生在上一代人的血液裡的故事,即使正在導覽小旅行,依然熱情地與騎樓下或摩托車上的阿伯們打招呼,與路旁阿姨介紹小旅行的成員來自哪裡,那是與地方社區的緊密連結,流淌在故事之外的溫暖情感,掀海風正在找回人的連結,正在陪伴著、賦能著居民,居民不就是街坊鄰居,不就是那個偶爾八卦,但義氣相挺、要一起好好的叔伯阿姨們。

來自一位打工換宿青年的側面觀察

@ 2019-09-01

今天參加掀海風舉辦的小旅行活動,非常完整地認識了苑裡的模樣。

掀海風團隊的分享串連起苑裡的在地居民、歷史建築、藺草編織技藝,描繪出苑裡立體的面貌,那是完整且充滿溫情的。鄭伯伯的魚丸、秀美阿姨的五十元、楊大哥的四川涼麵,育育分享了許多關於人的故事,每個故事背後都承載了苑裡人滿滿的情感和記憶,這些故事不僅是個人的故事,更是屬於苑裡的無價寶藏。

在振發帽蓆行,我瞭解到藺草在苑裡、在臺灣的重要地位,也看見鄉村發展的矛盾。由於都市計劃的開發,其實在帽蓆行附近的幾間老屋都已被徵收,其目的是為了拓寬道路,然而在此地真的有拓寬道路的需求嗎?或許我們該好好保存具有歷史意義的帽蓆行、剃頭店,讓更多人能認識這些珍貴的歷史文化。

「好像被奪走了什麼東西一樣。」鄭大哥說。

市場88攤(編按:掀海風團隊在市場整理的一處災後博物館)是我最深刻感受的地方,裡面擺放了關於苑裡菜市場火災的遺留物,可以清楚看見各式各樣的日用品、攤販做生意的工具被燒毀的痕跡。掀海風的夥伴很有條理地為我們介紹火災的來龍去脈,以及災後如何組織起自救會、協助大家重建信心。這些過程都仔細地被紀錄下來,我覺得非常感動,因為在苑裡遇到困難、陷入低潮時,首先行動的是苑裡的返鄉青年,那是一種為了「家」而能夠不惜代價的行動,幫忙苑裡找回被燒毀的記憶。

「在苑裡,六十五歲以上的阿嬤都會編藺草。」

在郭芝苑故居,除了聆聽郭老師的介紹之外,育育也親自示範了藺草編織,進行簡單的DIY活動。看著育育一邊解說一邊編織起藺草,深深感受到藺草技藝傳承的重要性。藺草在苑裡不只是一項產業,更蘊含苑裡的文化和歷史,具有龐大的意義。

苑裡掀海風的小旅行不只是一場解說而已,更多看見的是掀海風夥伴與苑裡關係。從他們與居民的互動中能感受到一股熱情與活力,返鄉青年回到自己的家鄉,也找回屬於自己的位置了。

鬼門關大夜市

@ 2019-09-01

農曆的7月29日,鬼門關前的市場普渡,是苑裡隱藏版夜市,堪稱苑裡最熱鬧的一晚~

 

我們在地好朋友「天際空中攝影有限公司」很久之前就跟我們說,他們要出動空拍機,拍出這條人龍和兩旁夜市店家的樣貌。

有人覺得像「神隱少女」(日本宮崎駿電影)、「可可夜總會」(關於墨西哥送過世的親人朋友禮俗的動畫片)的電影場景,也有人覺得像是郭雪湖畫的「南街殷賑」。

但對於我們七、八年級生,這就是我們小時候看到大的場景,苑裡的七月初二十九。以前夜市攤位沒有到這麼多,但是人還是很多,會有兩場表演舞台車「拚場」,展現「菜市場」生猛的活力。

苑裡文史工作者林坤山老師考證,夜市由來已久,最初應該是菜市場攤販會在中元節最後一天普渡,由於人潮多,後來又有晚會表演,近30年來吸引大批外來攤販進駐,才會形成這麼熱鬧的夜市一景。

這篇照片和文章,一貼到苑裡掀海風的臉書,竟意外爆紅,有超過2500人按讚和330次以上的轉貼次數。想來,每個地方過去習以為常的人事物,還是對外人來說相當新奇。

走踏經典,認識土地的同時,也認識自己

@ 2019-09-01

帶領也曾經營多年宜蘭小旅行的「城鄉潮間帶」團隊(前身:台大城鄉基金會宜蘭分會)走踏苑裡,認識經典,希望藉由彼此在小旅行碰撞的火花,來精進下一場的小旅行設計。

這次帶來自宜蘭的大夥兒走走苑裡天下路老街、郭芝苑故居、苑裡老市場、掀冊店和海邊。我們預計之後也會以影片的方式慢慢轉譯這些小旅行的知識內容。所以這次的文章,就先埋梗、不分享這些地方的故事啦~

不過,無論是文字還是影片,我們覺得小旅行與聽音樂一樣,聽live版,和觀看youtube演出還是有不同的效果;小旅行亦同,現場感、還有那些人與人之間互動的微妙差異、當下時空的氛圍背景,都是一場小旅行重要的元素之一。

掀海風每次帶小旅行,景點會稍微更動,會安排不同的青年帶路人、在地導覽員,讓外來的旅人和在地的青年耆老,都能從小旅行中獲得些什麼。小旅行因而不單是地方的觀光活動,一種僅止於看看地方之美、並進而創造經濟收益的行動,也是讓人們成為映照彼此的光,去照亮心中的鏡子,究竟我們想要聽到什麼(旅人)、我們渴望說什麼話(在地人),一起來書寫地方的故事。

 

但是這樣的小旅行操作模式其實相當耗損人力,因為要讓在地人變成說話的主體,活動現場還要陪在身邊,很考驗組織人力,處理人力分工和場控。如何有效率的提升小旅行活動品質,也是我們接下來的考驗。

此外這場小旅行也讓我們反思社區工作、創造地方改變的工作方法。在宜蘭和在苑裡的我們,於體制內/外、城/鄉接壤,都很像在非海非陸、是海也是陸的潮間帶間,經營著地方。潮間帶裡有豐富的自然人文生態,也有潮起潮落的經常性挑戰。

正如也有參與這次小旅行的陳育貞老師說,社區工作的心法,說穿了也沒甚麼捷徑,因為「時間,就是最好的工作方法。」鼓勵我們要有耐心,和有意識的傳承。

就算海浪沖走沙灘的足跡,也還是會留下些什麼,我們這樣相信著——持續不斷的社會運動和社區工作蹲點,也會留下些什麼給我們的家鄉。

感謝五年多來所有人的支持與夥伴的堅持,感謝一路上大家給我們的回饋與鼓勵,掀海風才能開立獨立書店、經營多元小旅行、舉辦海風季、支持友善農業和藺草編織、編寫在地刊物⋯⋯這些天馬行空的夢想,得以落實在苑裡土壤,進而生根茁壯。

以下也附上一位參與小旅行的旅人回饋:

「今天行程感覺,很驚訝會參加這樣的行程。其實我們看是覺得這個行程很好,我們都知道現在有非常多小旅行,參與前有很多想像,小旅行已經太氾濫。實際參加很感動,特別是說走進市場策畫的空間,有勾起一些回憶,發現一個小旅行要跟其他產品有所差異,並不是故事本身的內容,而是說故事的人,因為你們是在實際的過程裡面。物件、陳列方式、說故事的方式都可以讓人知道,這是一個別人沒有辦法做的小旅行,差異化就出來了。實際去說的人有沒有投入在事情裡,參加者有沒有,說的人非常關鍵。說的人要說到,是因為深刻的投入,策的展不只是一個展,而是很多人和很多事情的關聯,才打開一個空間。現在大家都有投入困難,尤其在年輕世代,會一直在想說要投入什麼、什麼值得投入。必須要投入後才能產生差異、創造本身有的東西和不一樣。」

Mapping苑裡,苑裡職人X經典店家攜手畫苑景

@ 2019-09-01

畫地圖這件事著實不容易。

一來每張地圖功能取向不同,二來我們深知空間即權力,而地圖是具體勾勒權力作用下的地景樣貌的方法。畫地圖時我們總反覆思索——怎麼樣才能適切的傳達地圖所欲傳達的資訊,同時又能精準、濃縮地敘事苑裡土壤下一層層的故事。

也許前幾次的嘗試都不是最佳結果,但也許本來就沒有一張完美的地圖。地圖就是要一直畫,並且是大家一起畫,才能反映出我們現在的看待腳下土地的視野與觀點。

這張最新的地圖,是我們透過與公民聯盟店家反覆溝通,一定程度的田野調查基礎,加上與在地高中生共同合作,才繪製而出的第一版經典店家地圖草稿。

希望今年可以繼續努力,邀請到更多人,將地圖做得更完善。

苑裡掀海風 - 看見經典.小鎮職人X青創 - 鄭暉煌大哥

@ 2019-08-28

苑裡百年老市場裡頭,充斥著許多動輒三四代傳承的攤商。從最早一代純手工開始,配合著興盛的藺草產業,人聲鼎沸的苑裡可以說是中台灣最熱鬧的小鎮之一。

此次拍攝的對象,鄭記魚丸的鄭暉煌大哥,畢業後返鄉繼承家業,至今已二十多年。從還非常小的時候就在市場打滾的鄭大哥,經歷過市場最繁華的時代。時至今日,市場已有了許多改變,然而不變的是,能忠實呈現祖傳手藝的決心。

歲月刻鑿於職人身上,他們也沒有停下腳步,日復一日,於市場一隅,努力著讓職人精神繼續傳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