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賊

光河樹計畫實踐場域以文山區華興里內的光明戲院/市場及其周邊的溝子口社區為核心場域,進而拓展至因景美溪蜿蜒所形成的「埤腹」地區。雖然溝子口與埤腹坐擁木柵路與辛亥路兩條交通要道相會的地理優勢,卻也加速了人口流動,與文山區景美、木柵兩個老市區相比沒落許多。 團隊長期關注文化襲產保存與活化的議題,特別是老戲院與市場。光明戲院與市場,結合了兩種不同性質的空間,也使鑲嵌於其中的記憶與社會關係更為複雜。對應台北市政府的都更政策,光明戲院雖曾提出申請,卻未通過,當中的角力可想而知。 基於團隊的興趣,以及對文山區的長期關注,及累積的人脈,選擇一直有在接觸的光明戲院為行動場域。期盼透過「光河樹計畫」的一連串活動,找到老戲院/市場在當代的生存價值,並構成木柵路的節點,串連景美、木柵兩個繁忙市街,塑造不一樣的生活態度。

生生市世

@ 2020-12-01

【賊 展覽/台北市文山區】#生生市世 的活動終於在手忙腳亂中落幕了,明天再來寫寫籌辦這場活動的心得。原本應該有場 #展覽甘苦談分享會 ,但下午參加市場小導覽的朋友太多,一時讓我驚慌了,又臨時找不到負責策展的好朋友

Zoey Chu就讓這件事隨緣飄散,可以關注她的粉專

吼喲,我又不是攝影師,她可是賊賊、高中的假女友(顆顆)。

昨天來看展的人比預期還要多,社區居民和市場攤商們都很振奮,覺得有回到十幾年前光明戲院還開著,市場人聲鼎沸的樣子。這次戲院可是沒有開門,完全靠阿姨她們故事和記憶的魅力。連續兩天辦展的壓力頗大,早知道一天就好,但想讓更多人有時間翻翻歌詞本,看看阿姨的故事(還是想知道大家看專輯的心得)。

今天早上的人比較少,有大哥問我怎麼今天人數差一點,害我有點不安。後來發現大家都擠在 #市場小導覽 的時間來,今天導覽人數是昨天的一倍。這麼大的陣仗,連昨天與藝術家對談如流的阿姨都不敢說太多。不過還是謝謝今天願意來市場的大家,希望你們會喜歡阿姨的故事、喜歡這場展覽、喜歡這座市場做的小改變。(應該拍張照片,留下這麼大陣仗的畫面,好可惜喔)

再來要說說 #市場技藝 這個活動,雖然今天只有豬肉阿姨願意出課程,不過中藥阿姨出了酸梅汁、素食阿姨出了桂圓紅豆紫米粥,把大家餵飽飽的,就原諒她們(顆顆)。阿寶姨在繁忙中還是被我說服辦工作坊,而且我主持不用講太多,她一個人就可以Hold住全場。解答了年輕朋友們對市場豬肉攤的疑惑,這才叫做 #小學堂 嘛!

其實 #女市 除了專輯中我訪談的內容外,也希望透過市場導覽帶大家看穿她們俏皮的個性,以及藉由小學堂認識、尊重她們的專業。有不少朋友問我為什麼挑 #光明市場 做,其實台灣的市場人都很辛苦,也有自己的故事,會做這邊也是個巧合。那就讓我休息一下,再想想看下次能帶給大家什麼吧!!

從聲音認識市場

@ 2020-11-04

十一月我們即將在光明市場/戲院辦一場大展覽

要做什麼其實也是與不同的老師合作才想出來最後的主軸

一開始只是在基隆的導覽認識了聲景策展藝術家芸安

覺得可以把芸安帶來市場 讓大家從聲音認識傳統市場

便安排了這場走讀 刻意從繁鬧的景美市場搜集到冷清的光明市場

雖然光明的聲音不多 但對搜集聲音來說 這裡清晰許多

甚至有人說這裡因為聲音比較大 聽起來比景美市場熱鬧

原來從聲音聆聽市場會有這麼不一樣的發現

同學搜集的作品也將成為展品 敬請期待

來幫老市場上點顏色吧!

@ 2020-11-04

十月接連辦了幾場工作坊,也帶了幾場文山區的走讀,最後都在光明市場做完美收尾

戲院/市場旁邊的店家看到這麼一大群人進市場 覺得很新鮮 老市場終於又有活力了

前幾個月的田野和建立關係,讓大哥、阿姨們對這麼多外人出現在市場不會感到奇怪

還很樂於分享他們的故事,完全沒有冷場。

雖然有幾個工作坊是為了十一月的策展,但我們也顧慮到市場管理人其實想要市場改頭換面

便與台北老屋新生大獎團隊岸汐職人的藝術家用染布妝點市場

也請什木工地邀請願意參與社區實踐的水泥匠師帶領了水泥漫光工作坊

除了現場教導水泥施作的技巧外,更直接將市場牆壁當作畫布

將近二十個人一起完成了兩面美麗的作品

攤商們都舉起姆指稱讚,我們也很開心能夠與大家一起完成市場的小改造

普渡來幫忙

@ 2020-10-29

光明市場的邊角有一攤豬肉阿姨

他的攤位剛好在普渡的神桌旁邊

算是最好的位置,也看她擺的整整齊齊,很豐盛的感覺。

普渡是市場最熱鬧的日子,有些過去離開的攤商也都回來了

雖然是敬拜好兄弟,但卻感覺像是市場的新年,大家都回來團圓。

作為市場裡的新份子,我們當然也要在場與大哥大姐搏感情,才能走下一步啊

對於豬肉攤來說,除了普渡、過年,中秋節也很重要

因為大家都要烤肉,阿姨也只有在這時候會灌香腸,

幫阿姨拍了一段灌香腸的小短片,一次成功不NG

希望下次能辦灌香腸工作坊

 

從戲院旁商店變住家,戲院門口繁華透過戲劇再現

@ 2020-08-01

這個月開始進行市場攤販和戲院外圍商家的基礎調查

隨著戲院結束營業,戲院旁邊的店家也都汰換過一輪

甚至有不少轉租或轉賣給他人,但還是有幾間老店撐著

像是中藥行,也營業至二代,同樣面臨台灣中藥行的制度性問題(老闆娘做的酸梅湯很好喝)

有些店家雖然結束營業,但老招牌還是掛在上面,更顯出光明戲院經過的歲月

這也成為光明戲院一直以來都有很多劇組借來拍攝的原因

像是燦坤廣告、盧廣仲MV、華劇外鄉女都在此大門拍攝場景

這就讓我們想到老戲院在當代的另外一種價值,一種紀念

也許未來活動可以重現這樣的時代交錯

光明市場意外的嬌客

@ 2020-06-23

這幾天還在修改計畫中,也要先調查市場/戲院中的關鍵人物

稍微問到了目前攤販是交由肉鬆伯收租,不過還沒等到肉鬆伯

就先碰到會經常來光明市場覓食的台灣藍鵲

不知道是因為附近有鯉魚山,還是從文山區山上飛來的

鄰居都說她經常會跑來吃,也許這可以成為計劃的考量之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