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下去‧在蘇澳

蘇澳火車站為台鐵宜蘭縣終點站,過去還沒有北迴鐵路以前,去往花蓮都必須在蘇澳轉乘金馬號客運,又蘇澳、南澳延伸至花蓮一帶山區,礦業、水泥業為興,因此蘇澳留下了許多相關的建築與鐵道,包含台鐵、台汽(金馬號)的老宿舍、火車調頭的轉盤、水泥礦業的鐵道橋、隧道…等等,而這些相關建築與鐵道絕大部分都集中在蘇澳火車站後方一帶,當地蘇澳人稱那個區域為過溪仔(永光里、長安里、蘇東里各佔部份)。這個過去曾為蘇澳重要的聚落,卻因人口老化、缺乏年輕力,導致地方很快地沒落、被遺忘。 我們希望透過這個計畫,重新找回過溪仔的容貌、鐵道周邊的空間路徑,以及通盤的想像這個地方未來的可能性。

教育部青年發展署2019年青年社區參與行動2.0 Changemaker - 過溪仔及鐵道的空間與容貌

@ 2019-12-02

教育部青年發展署2019年青年社區參與行動2.0 Changemaker 

本團隊初次以青年自主融入社區的方式進行本計畫,計畫選址是最早先注意到被拆除的台鐵老宿舍的所在地-過溪仔,同時也是一個長期不被注意到的地方。 

透過計畫,主要目的為尋找青年與地方的各種可能性、透過在地實踐共創地方價值。我們透過田野調查、資料收集、老照片收集、說故事活動,與過溪仔居民一同找回地方記憶,勾勒出過溪仔的容貌。 

過程中,我們學習著如何與地方共好共榮,而地方居民能夠感受到地方或自己擁有不一樣的價值,同時我們都在創造一個「集體」的過程。

201910 【跟過溪仔居民一起散步說故事-Part.2】

@ 2019-11-29

延續上一集,我們真的把社區走了一整圈!

而這次的戶外說故事最大的收穫就是驗證「過溪仔」為什麼叫過溪仔,也呼應到最早我們跟著蔡文雄阿公散步說故事的內容。

圳頭溪從上游的白米甕直流而下,至下游與阿里史溪匯流後出海,而溪流行徑的過程理應是直線向下,也就是現今的成功路,居民紛紛提到在這邊有「涉水」的記憶,而過去堤防還沒這麼高時,每逢大雨水就會自然溢淹至路面上,也就是原先河道該走的路徑。

而如今我們所看到的圳頭溪經過「截直取彎」,應是人類為了擴充居住面積,在河岸邊築起了堤防與房舍,河道就此彎曲,而「過溪仔」為何叫過溪仔也逐漸被世人所淡忘掉了。

201911 【照過來-過溪仔小朋友即可拍生活紀錄計畫】

@ 2019-11-25

住在過溪仔裡的小朋友跟過溪仔的關係是什麼呢? 

小朋友眼裡的過溪仔又是長什麼樣子的呢? 



透過蘇澳青年夥伴的引薦,與士敏國小的沈老師見面溝通,讓幾位居住在過溪仔的小朋友參與這個計畫: 

首先請小朋友們拿著即可拍,利用放學與假日的時間,在平常自己生活的環境周遭,將自己覺得好看、感到有興趣的事物拍下來、記錄下來。 

而我們也利用先前的活動紀錄影片介紹過溪仔的地景,讓小朋友也多認識一點自己的家園。 

透過即可拍拍了不能馬上看到畫面的特質,讓小朋友最真實的視野能夠被看見。之後也會跟小朋友一起來看他們所記錄下來的生活影像哦,想知道小朋友都拍了些什麼嗎?持續關注囉~

201910 【過溪仔居民一起散步說故事-Part.1】

@ 2019-11-25

10月份時跟著社區居民一起走踏過溪仔,沿途邊散步邊聽他們說著當地的故事,過程中將先前準備的老照片時不時地拿出來,幫助他們回憶與講出更多故事~

而散步的過程中難免會有岔開話題的小視窗,卻出乎意料的有趣與生動,同時也能了解到每位居民的個性與興趣:

比如說有位阿嬤在散步的過程中會時不時的觀察路上的植物,而且對過大多數植物幾乎瞭若指掌,之後才發現原來社區內那棟門口有美麗園藝造景的樹屋,原來就是阿嬤的家,阿嬤原來是個園藝高手呀!

而經過居民的描述之下,也更了解台肥/水泥廠鐵道當時的脈絡,以及整個過溪仔地景容貌的改變。

金面山還沒被挖掉之前是長什麼樣子呢?

在還沒有蘇港路之前這邊有多輝煌呢?

為什麼山腳下會有一尊這麼巨大的佛祖呢?

請點開影片,聽當地人說故事囉~

201910 【過溪仔居民一起散步說故事-前言篇】

@ 2019-10-30

影片難產中...,先寫過程心得: 

這次舉辦的說故事活動比較是過溪仔內部居民的共識活動,故沒有擴大對外宣傳,而是透過里長以及團隊親自邀約居民參加。 

而為什麼說是"共識活動"呢? 
其實在過程中慢慢可以理解到,累積在地文化並不一定是為了成就什麼厲害的文史; 
更重要的是那個能夠讓大家共同享受參與其中的過程、一起付出完成一件事的過程。 

當然在"共識"的過程中,難免會有意見分歧的時候,過去的事難免會忘記或記錯,大家的記憶不一定相同,此時大家在爭(ㄔㄠˇ)論(ㄐㄧㄚˋ)你一言我一語的時候,其實也還滿有趣的~ 不過最後會透過更多的論證及溝通來得到共識結論或各方說法定案。 

而經過這樣的說故事,累積出共同的集體記憶,就是所謂在地文化吧。

201909 【逝去的鐵道地景-火車頭轉盤】

@ 2019-10-09

上週末(10/5,6),蘇澳KPI舉辦了「我們不能踏入同一條阿里史溪|素描工作坊」活動,活動過程中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卻串起了阿里史與過溪仔、前站與後站的路徑。 

在工作坊走踏接近尾聲要回到張公廟的路途上,經過蘇南路肉羹明的隔壁,被一位面善和藹的大哥攔住,他看出我們在做類似導覽的活動,便幫我們補充了更多內容,他談起以前的「火車頭轉盤」並不是在目前的位置(蘇花公路下方),而是在他們這排房子的後方,就在鐵軌旁,得知這個訊息的我們像是中樂透般驚喜! 

為何如此驚喜?一方面是我們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文史資料(可能是我們不夠認真ㄅㄏ),常常大家談到的就是蘇花公路下方的扇形轉盤;另一方面是這讓過溪仔計畫有新突破,有機會串聯起兩個計劃之間的關係、串起蘇澳前後站的關聯性。 

在得知訊息之後,我們也著手研究相關內容,我們從1945年美軍的航照圖中發現到大哥說的原先火車頭轉盤的位置,接著套疊現今的google衛星地圖了解到他的確切位置。 

而更讓我們感到命中注定的事是,我們在過溪仔收集到的老照片中,就有一張老照片背景有拍到這個火車頭轉盤!!! 

不過還是需要交叉比對一番,所以今日(10/7)一大早,就將這張有拍到火車頭轉盤的老照片在永光社區健康操結束前放映出來,果然居民們反映非常熱烈,都很清楚記得轉盤的位置與訊息。 

緊接著下午又再去找到那位面善的大哥,原來他姓劉。劉大哥今年68歲,當我們拿出老照片時他也是驚呼連連,再拿出航照圖來鑑識,更確定轉盤確切位置如航照圖所示。在他印象中,國中還有看過這個轉盤,那可以推算1965年此轉盤還在,時間點需在確認。 

而那個時候的蘇南路與蘇港路還是金面山尚未通路,要從過溪仔過來阿里史溪又是另一個故事了,擇日再談吧!

201909 【關於收集老照片這件事】

@ 2019-10-08

經過先前某次健康操結束後,播放宜蘭人文知識數位資料庫的老照片後,更決定要擴大收集老照片了,但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老照片大多都是私人物品,想要從阿公阿嬤手中取得,是需要一些mê-kak(竅門)的。  

另外又因為2010年梅姬颱風造成蘇澳淹大水,蘇澳大多數人家裡都遭殃,很多物件、老照片在那時候就直接丟棄了,這使得要在蘇澳收集老照片格外困難!  

回到前面說到的mê-kak(竅門),真的要感謝里長的提點:「必須要先讓大家對你有印象,之後要做什麼事才好做。」  

所以你需要準備一鍋不能太燙又好吃的綠豆湯或燒仙草,然後阿公阿嬤就會吃得很開心,然後下周他們就會帶著老照片出現囉~  

當然,多跟阿公阿嬤們聊聊天,多陪陪他們關心他們的生活,這才更應該是我們持續在地方生活的過程。

201909 【îⁿ-khoân(圓環)的小姐變阿嬤-Part2】

@ 2019-10-08

知道îⁿ-khoân小姐變阿嬤後,決定前往拜訪阿嬤。 

阿嬤今年已經80歲了,但其實阿嬤30歲時才搬來過溪仔這居住,所以對這邊的印象沒有很多。 

這其實也是父系社會結構中普遍常有的現象,傳統社會中,鮮少會有伴侶雙方婚後是選擇移居第三地的情況,大多是女性必須要嫁到男方家,所以我們可以將「女大當嫁」這件事理解成一種「遷徙」,女性在這樣的遷徙過程中,被迫放棄掉過去的生活脈絡,面對到的是一個陌生的「生活型態」,而一個生活型態的內容是包覆著複雜的「文化脈絡與生活記憶」,而這些卻是男方熟悉已久的,可想而知,女性在這樣的社會架構下相對是弱勢的。 

這也是我們常常在田調過程中,男性往往話比較多,女性的聲音被無形的壓抑著。 

說回到這張相片,阿嬤說那是小孩小時候在玩相機,無意間被偷拍的。 

無理的要求阿嬤在同一地點擺出同一個姿勢XD

201908 【跟著蔡文雄阿公走踏聊回憶】

@ 2019-09-03

約到住在鄭成功廟後方的蔡文雄老先生,請他帶著我們進行一次戶外踏查,依照他記憶中過溪仔的容貌,邊走邊回憶邊跟我們說明,這裡原本有什麼物件?哪條路原先長什麼樣子?這棟建築原本是做什麼用的?

這些都是住在這裡的人才知道的事,透過戶外踏查的方式,實際走到現場,這樣收集到的資料能夠更精確,且能夠幫助主事者回憶事件,隨著蔡文雄阿公的記憶逐漸湧現,肢體語言也逐漸加入生動,聊到最後欲罷不能。

而過程中隨時也會遇到其他當地人加入討論,這讓整個戶外走踏更加豐富,而當地人也聊的不亦樂乎,期待下次戶外走踏說故事聊回憶活動,邀請更多居民參與其中。

201908 【îⁿ-khoân(圓環)的小姐變阿嬤】

@ 2019-09-03

先前在宜蘭人文知識數位資料庫中搜索到一些過溪仔區域的老照片,有石礦手推車、海南實業工廠、永安宮...等等,也就慢慢在醞釀想要在過溪仔這裡舉辦說故事活動,過程中除了能讓大家看圖說故事、收集更多老照片,更重要的是將這些歷史故事、當地居民的生活脈絡收集記錄下來,或許未來的某一天會派上用場。 

每周二、五上午9點-11點,永光社區都會有長者們的健康操活動,趁著某次的健康操結束後,由里長協助挽留長者們,而我們將準備好的老照片播放出來。 

「a-kong a-má, che sī siáⁿ-mih só͘-chāi? (阿公阿嬤,這是什麼所在?)」指著照片詢問大家。 

「o͘h! che tio̍h îⁿ-khoân hiah!(噢!這就圓環那裡!)」 

「ah! tio̍h! îⁿ-khoân bô m̄-tio̍h!(啊!對!圓環沒有錯!)」 

「chit-má lóng thiah-tiāu--ah, khòaⁿ bōe chhut-lâi--ah~(現在都拆掉了,看不出來了)」 

「a che sī siáⁿ-lâng?(啊這是誰)」我又問道。 

又經過一陣討論後,突然舉起了一隻手! 

沒想到一位八十幾歲的阿嬤站了出來,說這就是她!!! 

我現場眼淚差點掉下來!沒想到還能遇見相片中的小姐,如今已成為阿嬤了,經過48年的時光,帶走了不只人的青春外貌,過溪仔的地景地貌也改變了許多,這些在他們記憶中的、我們所忽視的,希望能夠一點一滴找回來,重塑過溪仔的新可能。

201907 【毅起來蘇澳】

@ 2019-08-10

林承毅:https://www.facebook.com/takeshisamurai/posts/10219373154026755

6月底,業師林承毅跟我們連繫約定7月11日會來蘇澳訪視,上午會先來過溪仔及冷泉兩個計畫的現場,另外約好下午一起去南澳茶籽堂了解與認識。

到了訪視當日,跟蘇澳的夥伴在轉運站遇見業師,首先到過溪仔踏查了一番,從計畫緣起介紹到的台鐵台汽老宿舍區域,看到已被拆除夷為平地的空地,由社區居民整理成為的社區菜園,接著來到台泥產權的kē-chhù-á(低厝仔),在這遇到很多當地居民。

同時,很巧里長也騎著o͘-tó͘-bài(機車)緩緩駛來,里長簡單介紹了一下過溪仔永光社區:「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就是台灣水泥蘇澳廠的水泥車鐵道,可惜已經被蓋住了。」...,經過里長介紹後結語:「阿再請老師多幫忙哦~」,看得出來里長也期待過溪仔能有些改變,我們一起來努力吧!

201907【吳寶茶的田野小教室】

@ 2019-08-03

  在路上巧遇吳寶茶阿嬤,尾隨她至她在過溪仔的菜園,她的菜園位於蘇澳火車站後方的空地,而片空地大約有1.6公頃,是由好幾個人共同合種,但其實誰種哪裡根本分不清楚,所以有時候互相會幫忙除草,但有時候也會誤採收到對方的農作,這絕對都不是故意的哦~ 


  被阿嬤發現我跟蹤她後,我就假藉幫忙除草的名義跟阿嬤搭訕起來了,阿嬤帶我認識了她的菜園有種哪些蔬果,第一次看到khó͘-koe(苦瓜)跟chhài-koe(絲瓜)的小時候!真的好可愛啊!

  另外菜園內還有: 
◆chhiu-kûi(秋葵)-長過頭的chhiu-kûi已經不能食用了,但裡面的子可以取出來再種出更多秋葵。
◆tāu-á(豆仔)-還有超長的tāu-á。
◆gô-á-chhài(鵝仔菜)-兩種不同品種的gô-á-chhài,一種葉子尖的、一種葉子圓的。 
◆chhàu-khī-á(番茄)-兩種不同品種的chhàu-khī-á。 
◆sòan-á(蒜仔)-似乎不是平常看到的sòan-á。 
◆hóe-liông-kó(火龍果)-別人種的,還沒看到果實。
◆keng-chio(香蕉)-別人種的。
◆âng-chhài(紅菜)-別人種的。
◆ke-kòe-hoe(雞冠花)-別人種的,拜拜的時候會用到。 

  過溪仔地區有許多荒地空地由阿公阿嬤們整理栽種成菜園,但地權不確定是誰的,這些空地長期缺乏使用與管理,很容易雜草叢生、孳生媒蚊,所以地方的阿公阿嬤們其實不是刻意要佔地為王,而是發揮整潔環境的愛心,協助將社區的環境整理乾淨。

  同時,這對阿公阿嬤們來說也是一種運動,難怪過溪仔的阿公阿嬤們身體都這麼ㄐ都看不出來實際年齡,其實已經八、九十歲了。

 

201906 【拜會里長 初步走踏過溪仔永光社區】

@ 2019-07-08

  事先透過鄰居阿姨聯繫上永光里里長-盧育順先生,再撥電話與里長約定6/14日過去拜訪他。

  見面當日,團隊成員一行人來到里長家,原先以為里長可能是個嚴肅的前輩,沒想到居然是剛上任的年輕里長,先前擔任過永光社區發展協會的理事長,對里內大大小小事也都非常了解,更直接送了一本超厚的社區日曆給我們!

  一開始,我們先解釋了Changemaker的計畫內容,讓里長有初步的了解,而聊天的過程中里長也分享了許多,其中里長說到先前就對台鐵、台汽老宿舍群有過想法,曾想過那邊的宿舍群可以做為文創基地或者是里民的活動空間,然而去年其中一棟台鐵老宿舍被拆除他也感到很不捨,不過拆除後的空地也可以朝向廣場空間來規劃。

  接著里長帶我們走進永光社區,邊走邊告訴我們他印象中過溪仔地區過去的地景地貌:有最早期運送礦產的人力推動臺車與鐵道、後來的台灣水泥蘇澳廠的水泥車鐵道,不過兩者都已被水泥柏油掩蓋,里長透露希望可以將它們挖開重現,不過這需要一段溝通與過程,或許我們的計畫能在這之中產什麼化學效應也說不定?走訪的過程中里長也帶我們拜會了幾位地方的耆老、長者,約定好下次會在過來拜訪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