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umaq小隊

對於布農族人來說,氏族過去是最為重要的生活群體單位。但當代的布農青年對於氏族關係、歷史,卻十分陌生。去年(2019)11月的時候,從小在台北長大的Savungaz Valincinan夢見很多maimadadaingaz(祖先、已逝的老人家)說「他們的名字被忘記了」因此開始找尋這些名字。後來經過了一些過程,找到了maimadadaingaz們的名字,並且發現祂們原來是日本時期在海外戰死的高砂義勇隊成員,祂們想回家。 然而,怎麼樣才叫做回家呢?這些maimadadaingaz 非常的急迫,但身為布農族青年、曲冰部落的孩子,我們卻對於這些儀式或文化一無所知。因此,我們希望透過部落系譜調查的方式,先釐清maimadadaingaz的家族關係,再讓maimadadaingaz 的企盼回到本身的家族當中討論,也透過這樣的調查,讓青年能學習並傳承氏族的關係和歷史,成為真正的布農族人。

一起說Madadaingaz的故事吧

@ 2020-11-06

計畫最終回,我們要邀請大家,一起來說長輩的故事。

【一起說 Madadaingaz 的故事】 Ququaz曲冰部落老照片及人物故事徵集 

老照片與故事徵集時間:即日起至11/20(五) 

《一起說 Madadaingaz 的故事》部落分享會: 
11/22(日)下午一點半 

《跟著 Maimadadaingaz 一起回家》計畫 
部落成果展:11/29 下午一點半 

在8月及9月,我們舉辦了兩場「卓社群布農族日本時期戶口調查簿解析與系譜繪製工作坊」,透過日本時期的戶口調查資料,初步的認識我們自己的家族和部落人群。兩場工作坊都有意想不到的驚喜,但也確實面臨資料難以齊全的困境。 

這個11月,我們希望延續這樣的感動,繼續說部落人群的故事。這次,我們想邀請大家分享家中還保存的老照片,以及照片中的人物側寫,不管是有趣的小故事、或是對老人家的記憶描繪,書寫方式不限,如果想不到要寫些什麼,單純的照片分享也是可以的唷! 

老照片的部分簡單以手機翻拍傳到粉專私訊即可,並留下提供者的姓名、族名與氏族、手機號碼,以及照片的故事內容、或照片中老人家的介紹和側寫。 

我們也誠摯邀請照片與故事的提供者,在11/22(日)的分享會和我們一起分享你的故事和記憶。而11/29(日)我們會舉辦《跟著 Maimadadaingaz 一起回家》系列活動的成果展,將這段時間的計畫成果,與部落分享。

9/27第二次工作坊,我們一起回家!

@ 2020-11-05

 #卓社群布農族日本時期戶口調查簿解析與系譜繪製工作坊


本來只打算安排一場次的工作坊,但發現遠遠不夠。越來越多人想參與、但也發現越來越多困難。現行的戶政法規,限制我們僅能調閱直系血親的資料。但要去連結部落人群之間的關係,我們非常需要旁系對照、全戶資訊。

況且,民法保障一個人從出生到死亡,但作為民法特別法的戶政法及個資法,為什麼得以限制我們去調閱日本時期的戶口調查簿呢?那已經都是祖先們的、歷史的、族群的、家族的,而不該是被公部門束之高閣長灰塵的文件。

走上這趟回家的旅程,才發現原來還有這麼多的困難,但因為路上越來越多夥伴,我們不會害怕,繼續往前走。

8/16第一次工作坊,順利完成!

@ 2020-08-19

【第一場工作坊過後】 #卓社群布農族日本時期戶口調查簿解析與系譜繪製工作坊 #萬分期待下一場
  
8/16 我們順利地辦完第一場工作坊,好高興很多的卓社群青年出現,不只是曲冰,還有武界、卡度、久美的青年們都想找回自己家族的故事,光是自我介紹就是一波認親高潮。甚至有郡社群的夥伴,在初步的系譜繪製中發現祖先也有卓社群的布農族人!
 
雖然在被日本人集團移住的過程中,我們被打散分到不同的部落,直到今日,但透過系譜調查的工作,重新找回連結,雖然只是剛起步。心得分享的時候,一位參與夥伴說到「好像有靠近一點,卻又差那麼一點點連到」的心情,我們被分開的太久、被遺忘的故事太多,但是沒有關係,我們開始尋找、連結,然後,不要再忘記。
 
特別感謝 #臺灣布農族語言學會 夥伴們忙完八天布農孩子的族語學習營工作,還無縫接軌的來曲冰參與!

開始了!很興奮又很緊張

@ 2020-08-19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規劃和聯繫拜訪
我們終於要啟動這個計畫!

7/26我們在部落舉辦了說明會
也在喜瑪恩長老教會和曲冰天主堂的支持下
到兩個部落最重要的信仰中心說明和宣傳

8/16第一場的系譜調查工作坊
除了曲冰本部落的族人
也來了許多其他卓社群部落的青年一同參與

好像真的可以做一點什麼,要繼續努力加油!

這是一個關於回家的計畫

@ 2020-08-19

對於布農族人來說,氏族過去是最為重要的生活群體單位。但當代的布農青年對於氏族關係、歷史,卻十分陌生。去年(2019)11月的時候,從小在台北長大的Savungaz  Valincinan夢見很多maimadadaingaz(祖先、已逝的老人家)說「他們的名字被忘記了」因此開始找尋這些名字。後來經過了一些過程,找到了maimadadaingaz們的名字,並且發現祂們原來是日本時期在海外戰死的高砂義勇隊成員,祂們想回家。

然而,怎麼樣才叫做回家呢?這些maimadadaingaz 非常的急迫,但身為布農族青年、曲冰部落的孩子,我們卻對於這些儀式或文化一無所知。因此,我們希望透過部落系譜調查的方式,先釐清maimadadaingaz的家族關係,再讓maimadadaingaz 的企盼回到本身的家族當中討論,也透過這樣的調查,讓青年能學習並傳承氏族的關係和歷史,成為真正的布農族人。

從氏族調查的切入點出發,其實也是希望能夠藉機串起部落內部人群的關係連結,跳脫特定宗教信仰的界線,讓更多的人都能夠參與其中,重新建構屬於整體部落的集體性、並且回歸布農族的主體性來思考公共事務。也藉著這樣的過程,除了協助夢中的 maimadadaingaz 找到回家的路,更是幫助我們這些和母體文化及社群斷裂已久、長期在外流浪的原住民族青年,重新與部落建立連結,也找到回家的路。

關於Mulumaq小隊

@ 2020-06-23

我們組成這個團隊,各自帶著不同、卻又相似的原因,以下是團隊成員的簡介。

 

-在部落和都市間流浪的人,楊詩宜 Niun Tuqul

 

詩宜小的時候在部落長大,小學畢業後到了埔里念書,開始離開家人過團體生活,雖然假日也會回到部落,但好像開始有了一些距離。到了大學離開南投,好像更真實地離開了部落但詩宜習慣也喜歡部落的生活,總想著要回去。但她也相信著,每一次離開,都是為了找到回家的路。

 

15歲那年,詩宜開始參與老人服務的團隊,服務的對象都是自己部落的長輩,直到離鄉背井念大學前。雖然是在做服務和陪伴,但她更認為,這些老人家也在陪伴和教導她許多。

 

回想起來,她總覺得遺憾,她的許多服務個案相繼過世了,但當時她還小,不懂得即時記錄下他們的生命故事。這次她不想要再錯過任何一個豐富又精采的故事了。

 

-從來不想回部落的人,朱仕祺

 

從小在都市長大仕祺,成長的過程經常受到歧視,因此總認為「原住民」就是弱勢的表徵、會被排擠。直到大學以前,他一直試圖隱藏自己的身分。

 

到了大學進入暨大原專班後,他才開始真正認識「原住民」這三個字,不單單是法律上賦予的一個名稱,在這樣的名稱的背後承載著不同的意義。但即使他在專班就讀,也漸漸正視自己的身分認同,但卻從來沒想過、甚至有些抗拒回到部落服務,或許是心底深處來自成長經驗的傷痕和內在矛盾仍在掙扎著。

 

但說也奇怪,越是抗拒、越是有一股力量要引領他回家。大學剛畢業、等待當兵前夕的第一份工作,竟然就剛好是有部落協會的工作缺。甚至當完兵後找工作四處碰壁,卻頻頻接到部落的工作缺希望他回去接的訊息。這次,仕祺決定鼓起勇氣,面對「回家」的路。

 

-以為回不了部落的人,Savungaz Valincinan

 

Savungaz從小在台北長大,直到高中回復原民身分,才開始思考關於自身的認同、並積極參與原住民族議題相關的事務。但是,部落的外公、外婆,很早就都過世了。即便關於布農認同的召喚日漸強烈,但她曾經以為,因為已經沒有自己家族的長輩在世了,回家,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直到近幾年的各種因緣際會,才認識到明明一直在部落生活、卻從未認識的叔公 Qudas Talum 一家人,開啟了Savungaz和部落之間的重新連結。而過程當中有不斷有著指引,讓Savungaz 回家的路越來越清晰。這個計畫的參與,對她來說,是回家路上重要的關鍵。

TOP